鎖羅盆村4 號


19. 秘密

日期:2018-11-18

之後兩星期,我忙著辦爸爸的喪事,也在紛亂中忘了他臨終提起過鎖羅盆。在他的喪禮完成後,我也準備要回香港了。
回香港前一晚,我躺在美國的家的梳化上,媽媽在廚房做著家務,看著周圍,這裡以後就只有媽媽一個人住了,這令我不得不擔心。
媽媽似乎正在洗碗碟,那上碗碟發出的鏗鏘聲,還有清水流動的聲音,令我想起小時候,我跟爸爸在晚餐後,也總是這樣躺在梳化上,聽著媽媽在廚房打點的聲音。
我合上眼聽著這些令我深感溫暖的聲音,腦海中突然出現一個年青的女人,在一個古老的廚房忙著,那個廚房看起來十分眼熟。
我猛地張開雙眼,霍地坐了起來,嚇出一把冷汗,因為我認得那個廚房,就是鎖羅盆四號屋內的廚房,但,那個年輕女子是誰?
「咩事呀?」媽媽關切地看著我。
「吓?」我迷糊地抬頭看她。
我還未開口,媽媽便問:「仔,你……係唔係又發惡夢?」
我喘息著點了點頭:「嗯,不過我冇咩事。」我邊說邊凝望著她臉上複雜的表情。
過了半晌,等我心神稍定,我才道:「媽,不如你跟我返香港,我怕你一個人喺呢邊會悶。」
「傻仔嚟嘅,呢邊我大把朋友,你個auntie Granren間屋喺後面之嘛,佢喺你爸個喪禮有講架,叫我日日過去佢度坐下,況且,呢邊醫療福利好,萬一我有咩事……」
「媽!」我打斷了她的話。
她點點頭,再開口道:「總之呢,你就唔使擔心我,反而你成日發惡夢……」
「發惡夢有咩緊要呀?至多咪瞓得唔好,而且我唔會再去鎖羅盆啦,唔會有事。我安慰著她。」
她突然默然不語,伸出一雙蒼老的手牽了牽我,過了很久才開口道:「仔,有件事,可能同你嘅惡夢有關。」
「嗯?」我驚訝。
她又再猶豫了好一會,才又說:「鎖羅盆呢個地方,你唔係第一次去。」
「嗯?原來我細個時,你帶過我去?」我問。
媽媽卻搖搖頭,嘆了口氣才繼續道:「唔係,我第一次見你,就係喺嗰度。」
甚麼意思?甚麼是「第一次見我 」?
我不禁坐直了身子,疑惑地看著她,問:「你生我嗰時……係住鎖羅盆?」
可是她搖了搖頭,雙眼突然泛紅起來。
「你……大肚嗰時去鎖羅盆,突然生咗我出嚟?」
她又搖了搖頭,然後緩緩道:「你爸爸走咗,我都唔想再瞞你。其實……」她說著說著嗚咽起來。
我輕拍她的手背,卻感到自己的聲帶異常繃緊:「到底咩事?」
「唉,其實你唔係……我哋親生,你係……」
「媽!你講咩呀?唔好玩啦!」我霍地站了起來。
她卻垂下頭沒有看我,只是低聲呢喃:「我哋喺鎖羅盆執你返嚟。」
「嘿!」我不知為何笑了起來:「唔好玩啦!阿媽!」
她仍然沒有抬頭看我,而是繼續呢喃:「我哋喺鎖羅盆四號間屋執你返嚟。」
我有向她提過鎖羅盆,但卻沒有提過四號屋子的事,而她這刻竟然如此明確地說起四號屋子。
「媽……」 我一時也不知要說甚麼,只知自己的思緒混亂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