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16. 潛記憶

日期:2018-10-14

「嘰!」
我聽到一下刺耳的聲音,卻又同時聽到趙師傅的聲音,這種感覺非常奇怪。
「你望清楚身處嘅地方。」趙師傅那平静的聲線像是從屋子的天花上傳來,刺耳的聲音驟然停止。
我下意識地抬頭看,屋內本來稍為昏暗的環境竟漸漸變得亮了起來,就像是開了那種能慢慢把光線調節的電燈一樣。
屋內的左方有一張深褐色的木桌,桌上有一套茶具,我不知怎的心生一種好奇,走過去用手指劃過杯身,一點塵埃都沾不上。
桌旁有兩張又長又窄的櫈子,木的表面程現著經常被擦拭的那種光滑。
牆上掛著兩張黑白的照片,是一男一女兩個老人,我端詳著他們的容貌,就是那種很普通的老人。
「講我知你見到啲乜」。趙師傅的聲音又傳來。屋裡也變得愈來愈亮。
我慢慢地開口,出見到的一切說了出來。
同一時間,我看過去門邊的灶頭,下面的火爐還有看來是新撿回來的柴枝,灶頭旁有一個竹籮,我走過去看,竟然見到裡面有一棵新鮮的菜心。
屋的中間有一道木梯,爬上去像是閣樓的地方,我的雙腿像是不受自己操控,提步向木梯走去,突然,身後響起了刺耳的「嘰」一聲。
那嘰一聲過後,緊接著是尖銳的「滋滋」聲,屋內突然有一陣怪異的風捲起,使得我的頭髮,衣服都被吹動著。
我猛地回頭,竟然見到剛才被我推開的大門現正緊閉著,想必是被風吹得關上了。
那刺耳的聲音令我頭痛起來,難受得很。
「唉,好X痛呀!」我雙手大力抱著頭叫道。
「嘰!滋!」那噪音變本加厲。終於,我忍不了向大門跑去,想離開這兒。
可是,當我大力想把木門拉開,卻發現竟然拉不開!
我嘀咕著彎身檢查門鎖,想看看如何能打開,可是眼前的景像卻是嚇得我目瞪口呆!
因為當我彎身去看,那門鎖根本已打開,可是門卻不能拉開,但門卻沒法打開,如果要形容,那就像是……像是有人按著門一樣。
我整個人繃緊著,那些刺耳的聲音在屋中迴盪,我轉過身背向門,突然我發現桌子旁閃現了一個老太婆的身影,她手上拿著茶壺,可是她轉眼卻又不見了。
「哇!邊個?」我大叫著壯膽,頃刻間那茶壺又在原位出現,但前方的茶杯又不見了。
我深吸一口氣,鼓起了人生最大的勇氣,慢慢向木桌走去。
我瞪著桌上看,突然,那茶杯又在我眼前出現,而且裡面還盛著茶!
我這時在屋中心站著,刺耳的聲音和怪風仍沒有停下來。
忽然,我感到好像有甚麼東西擦過了我的肩膀一下,我轉身去看,竟又有一個老人閃現在我眼前,這次的卻是一個男人。
「邊個?」我大叫,我環視四周,卻不見了他們。
我挪步想爬上通往閣樓的木梯,可是突然間,四周的風變得更大,簡直是狂風的地步,就連灶頭旁的竹籮都被吹翻,我又看到那兩個老人,他們透明的身影圍著我在團團轉,嘴巴快速的開合著,發出我無法聽懂的語言,他們哄得很近,有好幾次我甚至感到跟他們是面貼面的。
「咩事?你哋係咩嚟?你哋講咩?」我大叫。
他們更大聲地在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
「佢哋講咩?你講返出嚟。」趙師傅的聲音又響起。
「朱齋豬齋!」我也不知自己在說甚麼,只是在盡力模仿。
「嘰!」刺耳的聲音又轉進耳窩深處,那兩個老人突然在我眼前消失。
「救命!你哋係咩人呀?」不知為何,整間屋都在轉,我覺得非常暈眩。
「阿拉,深呼吸。」趙師傅的聲線仍然平静:「而家周圍環境係點?」
屋內的燈光慢慢暗下來,我的身體突然像是軟綿綿的,全身都沒有氣力。
「深呼吸。」隨著趙師傅的聲線,四周的燈又亮了。
我眼前又出現那兩張老人的臉,我赫然發現自己正平躺在一張床上,一道暖流擦過我的唇,那老太婆正從水杯倒一些不明液體進我口中。
「呀!」我猛地驚叫著坐起,就在我張大嘴把驚叫時,那老伯把一件不知甚麼東西塞進了我口中。
「朱齋!」他又不知在說甚麼。
「呀!」我猛地大叫著張開雙眼。
「做咩呀阿拉?」阿廢,根叔和趙師傅同時大叫。
「係章魚肉餅!」我高呼了出來:「係好好味嘅章魚肉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