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15. 趙師傅

日期:2018-10-07

雖然我不是第一次跟趙師傅見面,但是再次見到她的美貌,還是為之驚艷。
她打開中式的水杯猛灌了幾口水,過了良久才緩緩地說:「今次有咩要我幫手?」
「係咁嘅,我呢位朋友佢之前發咗啲奇怪嘅夢,然後就依住夢入面嘅情景去鎖羅盆村……」阿廢指一指我開口道。
「鎖羅盆村?」趙師傅看了看阿廢又看看我。
我聳聳肩,因為阿廢在說著我的事,但是我卻一點印象都沒有。
「係啲咩奇怪嘅夢?」趙師傅繼續看著我。
「我……」當我想回答時,阿廢已搶先回答:「阿拉佢唔記得晒啲嘢,佢有一段時間嘅記憶冇晒。」
趙師傳沒有回答,阿廢頓了一頓繼續道:「據阿拉同我講,佢成日夢見自己喺一間殘舊嘅村屋入面,有啲好刺耳嘅聲音喺周圍,佢好驚嗰啲聲,就走出屋外面,見到屋外面有啲字。我哋之後上網搵過,推敲到啲字應該係寫住鎖羅盆4號。」
阿廢在說著我的事,可是在我聽來卻是十分陌生,像是別人的事一樣。
「所以阿拉先生就一個人去鎖羅盆?」趙師傅皺了皺眉問。
「呵呵,叫我阿拉得啦。」我邊說邊摸摸後腦門。
可是她沒有看我,而是用一個冰冷的眼神看著阿廢和根叔。
「咩……咩事呀?你做咩咁望住我哋。」阿廢顯然被她看得渾身不自在。
趙師傅收起了目光,乾咳了兩聲,道:「咳咳,冇,覺得你哋冇義氣啫。」
根叔禁不住道:「呀,你個妹丁,竟然……」
阿廢用手按拍了拍根叔,漲紅了臉道:「你……你……總之阿拉佢去咗鎖羅盆村,之後當晚就冇返嚟,我哋就去咗報警。」他頓了一頓才又說:「又過咗幾日都冇消息,所以我同根叔就去搵佢,去到鎖羅盆第4間屋,真係見到佢喺閣樓,但佢就好驚咁推開我哋自己走咗返屋企。返到屋企再問佢,佢就話咩都唔記得啦!」
趙師傅輕輕點了點頭,道:「你話幾日先搵到佢?」
根叔大聲回應:「係呀!唔見咗人幾日,擔心死我哋,佢……」
「係咁……」趙師傅打斷了他的話道:「佢嗰幾日食乜?佢有氣力推得開你哋,即係佢冇點捱過餓。」
「都唔係呀,我瘦咗好多!」我說,不過轉念間我又不禁說:「不過,如果餓咗幾日,應唔只瘦咗咁簡單呀可?」
「哎呀!阿拉,我聽過啲個案,有啲人會食返自己啲屎尿唯生架!」根叔大叫。
「喂!我……」我的腦海不禁出現很多噁心的想像。
「唔係,我喺閣樓見到阿拉時,佢旁邊有一碗飯同一碟肉餅,就好似有人招待佢咁。」阿廢說:「所以我哋好想趙師傅你幫阿拉搵返冇咗嘅記憶,我哋想知道發生咩事。」
「明白。」趙師傅道:「咁阿拉你跟我嚟,另外兩位就喺呢度稍等。」
她引領我去到剛才大門旁的梳化,著我坐下來,然後她拉了一張辦公椅坐在我面前。
「阿拉,你先換一個令你最舒服嘅姿勢,例如瞓上梳化咁。」趙師傅道。
於是我脫下了球鞋,橫著身子躺了在梳化上,她便說:「你合埋雙眼先。」
雖然我已躺下來,但心中總覺得莫名很緊張,即使如此,我還是聽她說的把雙眼閉上。
她那溫柔的聲線繼續道:「而家你嘅呼吸變得好慢好慢,放鬆你嘅眉頭、肩膀……」
我試著調整我的呼吸及放鬆,可是過了不消一分鐘,我還是張開眼說:「等陣。」
「嗯?」趙師傅疑惑地回應。
「我換一換姿勢先。」我說罷從新坐了起來,把其中一隻腳豎起來踏在梳化上,微笑著:「唔好意思,咁樣舒服啲。」
本以為趙師傅會翻白眼或是笑了出來,可是她冷若冰霜的臉上卻是完全沒有反應,只是說:「好,咁你合埋眼,調整一下呼吸。」
我依著她的指示閉上眼,從眉心、嘴巴、肩膀、雙手、身體……由上而下的放鬆,我慢慢好像沒再清楚地聽到她的聲音,我動一動右腳,「沙……」我發現自己腳踏在草地上,前方是一條古舊的村落,天色很晴朗,我環顧四周,附近一個人都沒有。
不知為何,前方的村落很吸引我,於是我提步向前走去。
眼前的視野突然一黑,一恍眼間,我竟已身處在一間屋子內。
「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