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13. 失憶?

日期:2018-09-23

「阿拉?」我低聲呢喃。
「嗯?」根叔這才好奇的看過來,見到插在門鎖上的鎖匙。
我握著鎖匙扭一扭,推開了大門。
大門打開,我見到阿拉的背囊被放了在不遠處的地上,我高興地走進屋內,只見阿拉的房門開著,他已換了睡衣,在床上熟睡得發出了鼾聲,一切看來是多麼正常。
我們呆看著熟睡的阿拉,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但突然,有昏暗的房間中,他張開了眼睛,眼神充滿驚恐地看著我們,就像在鎖羅盆村那時一樣。
「阿拉,你冷静啲!」我急忙按住他。
「呀!」他大聲驚叫:「你兩個痴線架?夜晚入我房睇住我瞓!」
「唔係呀,我哋擔心你。」根叔連忙解釋。
「擔心咩呀?」他的表情開始鎮定下來。
「你唔見咗幾日,我哋去搵你,你又……」 我欲言又止。
「咩唔見咗幾日呀?我有返工架,唔好屈我做礦工呀!」他說。
「咩呀?你明明去鎖羅盆村,之後失蹤咗幾日!我哋去搵你,你就推開我哋走咗。」根叔一臉迷茫地道。
「咩鎖羅盆村?我聽都未聽過喎。」阿拉說罷突然坐起來再跳下床道:「我知啦!今日係愚人節!」
「咩愚人節呀?你低能嘅咩?愚人節係四月一號,而家九月啦!」我被他弄得啼笑皆非。
「唔好呃我呢啲半唐番呀,你哋中國傳統係唔係九月有愚人節?」他大嚷。
「你咪呃我哋就真!」根叔也大嚷。
一時間,我被他們吵得頭也痛起來,而且我看阿拉的眼神,他確是不像在說笑或說慌。
我終於按捺不住把房間的燈亮了,他們才安静下來。
我看著阿拉一副莫名其妙的神態,不禁抽了一口氣,緩緩問:「你……你真係唔記得咩鎖羅盆村?」
阿拉立刻道:「聽都冇聽過!」
我又問:「係咁,你尋日去咗邊?」
阿拉出奇地看著我道:「返工囉!你係唔係食懵咗?我唔返工有咩好做。」
「咁你講下你今朝喺邊!」根叔又忍不住開口道。
「今朝?」他疑惑地問,然後苦思了良久才道:「我……我係唔係瞓咗好耐?我最近嘅記憶就係嗰日喺公司,渣姐迫我加班做好Project X個報告,可能我攰得滯……」
「吓?」我驚訝地叫了出來,一時也不知要回答甚麼,因為他口中的Project X已是一個月前的事了。
阿拉看著我震驚不已的神態,又再看看根叔,終於又再忍不住開口問:「我……我係唔係有啲咩唔妥?」
「阿拉,你……你失蹤咗好多日,我哋係喺鎖羅盆村搵返你嘅。」根叔道。
「我失蹤?鎖羅盆村?」
「係,我哋今朝先喺鎖羅盆村一間屋搵返你,但你好似唔認得我哋咁推開晒我哋,自己一枝箭咁跑走咗。」我道。
根叔接著道:「然後我哋返嚟就見到你瞓緊覺啦。」
「吓?點解我一啲都唔記得?」
我沒能回答他,而是沉思了良久才道:「我諗,你見下趙師傅會好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