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12. 閣樓

日期:2018-09-11

那雙眼睛,我熟悉得很,是阿拉!
「阿拉!」我邊說邊興奮地走過去。
在昏暗中,我仍留意到閣樓上有一些簡單的床鋪,一張床邊的小矮桌上擺放了茶壺及一個茶杯,茶杯旁還有一個碗飯、一碟肉餅和一對筷子。
我沒有理會這些物件而是逕自向阿拉走去。
可是當我走近我便留意到,阿拉看我的眼神充滿恐懼,而且一向也不算胖的他,此刻的臉頰更是瘦得凹陷了下去。
「阿拉!」我邊喊著他邊靠近。
「哇!走開!走開!」他大叫著向後縮,好像認不到我一樣。
「阿拉,我係阿廢呀!」我邊說邊走得更近。
「走開!走開!」他的背部揹著背囊,衣著跟當日出門時完全一樣,而這時,他已後退到背囊緊貼著後方的牆壁了。
「阿拉!」我伸手去抓著他的肩膀。
「哇!X!走開!」他猛力甩開了我的手,然後用盡全力撞了過來。
「哇!」我被他撞得向後跌倒在地上。
「阿廢?咩事呀?」根叔在下面呼喊。
我一陣暈眩地試著起爬來,只見阿拉拼了命般沿著閣樓的木梯向下爬。
「根叔!」我呼喊著。
「阿拉!」我聽到根叔大叫。
我爬到去木梯旁,向下望去,只見根叔試著攔著阿拉,但阿拉不知哪來的怪力把他撞飛了。
「哇!」根叔慘叫著跌倒在地上。
阿拉向著屋外跑,我慌忙地沿木梯爬下去。
「哎呀!我……我條腰呀!」根叔連聲慘叫。
我把他扶起來,這時阿拉已離開了房屋。
我先扶著根叔坐了下來,再追出屋外,但當我四處張望,已再見不到阿拉的身影。
我重新走進屋內,對根叔道:「阿拉唔見咗啦。」
根叔道:「唉,佢好似唔認得我咁嘅?」
「何只?佢都唔認得我,重好似好驚咁!」我呢喃著,頓了一頓再道:「點呀?行唔行到呀?使唔使call白車?」
根叔一臉尷尬地道:「咁又唔使,慢慢行應冇問題。」
就這樣,我扶著他離開鎖羅盆村,慢慢沿剛才來的路回家。
「唉,其實阿拉失蹤咗幾日,而家知佢唔係死咗都係好事嚟嘅。」我道。
「我哋差啲畀佢撞死就真!」根叔用手按著後腰,然後又道:「不過,你有冇留意?佢真係瘦咗好多,呢幾日一定咩都冇落肚。」
「嗯,但係佢冇食嘢都咁好力。」說罷我突然想起閣樓的肉餅和飯,是誰煮給阿拉的?既然煮食給阿拉,是不是代表對方沒有惡意?那為甚麼他看來像是受了驚?為甚麼那些食物他一口都不吃?
因為根叔受了傷,我們比去鎖羅盆時花多了兩倍的時間才回到屯門大興村。
「唉,等我抖返幾日再同你去搵阿拉啦。」在我打開我家鐵閘時,根叔道。
可是我卻沒能回應他,因為我的注意力已被大門的門鎖吸引著。
因為門鎖上插著了一串鎖匙,那毫無品味的IT狗造型鎖匙扣,是阿拉特別上網訂購的。
阿拉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