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11. 引導

日期:2018-09-02

「嘰!」寂靜的村落突然傳來這樣的一個聲音,依我聽來似乎是一扇很舊的木門被打開時發出的聲音。
「根叔?」我看到根叔正面向著第四間房屋。
根叔一臉茫然的看過來道:「頭先我離遠見呢道門開緊,但係……」
我慢慢走近他說:「但係?」
「但係冇人。」根叔重新望向屋內。
「可能,係畀風吹開?」
「頭先,你覺得有風?」他反問我。
確實,剛才丁點風都沒有。
「係邊個打開度門?係……鬼?」根叔呢喃著問。
「嘿!」我自己也不知為何大笑了一聲,道:「我一向唔怕鬼嘅!」
「我……我夠唔怕啦!」他也近乎是吶喊般大叫了出來。
我跟他對望了一眼,然後各自慢慢轉身面向著第四間屋的大門。
我吸了一口氣,走前跨步踏進屋內。
只見屋中右邊是一個灶頭,下面的爐中有一些柴枝,地上一個竹籮中,有一些新鮮蔬菜。
再看左面一張老舊的木桌上,放著一個茶杯,卻沒有茶壺之類的。
「呢度……擺明有人住架喎。」我道,卻見根叔茫然地看著前方牆上掛著的兩張老人的黑白照片。
「呢兩個人……」呢喃著。
但突然「嗖」的一聲中斷了他的說話,一個黑影從上方的閣樓墮下。
「哇!」我和根叔同時嚇得大叫了起來。
定神一看,墮落到地上的是一件衣服,而我對這件衣服非常眼熟。
「係阿拉件衫!」我忍不住叫了出來,然後跑上前去拾起衣服確認。
「冇錯,我都認得呀!阿拉成日都著呢件外套架!」根叔也附和道。
我和根叔對望了一眼,道:「你覺唔覺得……由間屋度門打開,到阿拉件衫跌落嚟,就好似有人引我哋嚟呢度咁。」
根叔點了點頭,抬頭望去黑漆漆的閣樓說:「下一步,就係想我哋去閣樓。」
我抿著唇,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
過了半晌,我深呼吸了一口氣才道:「我爬上去閣樓睇睇,你喺下面等。」
「阿廢,等我上去,我年紀大,老婆都死埋,冇咩好驚。」他拉著我。
我看看他,笑了笑,說:「好,咁我喺度等你。」
「哇,X!你個衰仔,真係由得我架喎!」
「哈!你睇下我重識講笑,我根本一啲都唔驚。而且我後生啲,有咩事我都好力啲。」我笑說。
「阿廢……」
「你喺度等我啦,如果有咩事就快啲走,搵人嚟幫我。你呢啲廢老係做呢啲有事搵人求救嘅弱雞角色。」
「X!話我廢老?想當年我……」他反駁。
我搶白:「乖啦,我哋兩個人嚟,三個人走。」
我說罷就頭也不回往通往閣下的木梯走去。
「嘰……嘰……」腳踏在木梯上,木板發出老舊的聲音。
我一步一步向著黑間走去,到底是誰把門打開?是誰把衣服扔下來?
一條短短的木梯,我卻好像爬了一世紀。
我終於來到木梯的頂端,這裡是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面積並不大,我見到一張床鋪在地上,床的角落有一雙眼睛在漆黑中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