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10. 廢根

日期:2018-08-25

第二天,我如常上班,報章傳媒都沒有報導阿拉失蹤的消息,公司內也只有我和Alexendra知道這事。
一直到下班,警方都沒有再傳來消息,說真的,我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真的去找。如果他們有去找,到現在都沒有找到的話,阿拉可能已凶多吉少了。
在阿拉成為了我的同事前,他的位置是一個叫阿柴的同事擔任,阿柴因事死後才聘請了阿拉,我不希望這種事再發生。
我一個人回到屯門,當打開家門前,竟聽見屋內有人走路的聲音傳出來。
「阿拉!」我高興地推開大門,眼前的竟然是根叔。
「喂!點解你入到我屋企嘅?」我問。
「你重好講,今朝行過發現你冇鎖鐵閘,木門又冇閂,我咪走過嚟幫你看屋。」
「吓?」我想想,可能是我一直在想阿拉的事,以致失魂落魄地沒有鎖門。
「阿拉重未有消息?」他問。
我搖搖頭,用沉默回答。
根叔抿了抿嘴唇,然後才道:「不如,我哋聽日去搵佢!」
我看看他,道:「你喎,一把年紀行唔行到咁耐?」
「你講下好啦,我身體點睇都好過你!」
我笑了笑:「其實我都想請假去搵阿拉,但如果Alexendra知道,一定唔畀。」
「你詐病請病假咪得囉。」
「你教我呃Alexendra?」
「你以為我冇呃過根嫂咩?阿廢呀,你唔好講我知你冇呀?」
我不想再在這個話題上糾纏,於是我立即說:「嗯……一於咁話啦!」
我們早早去睡,第二天一早,我先發了個WhatsApp給Alexendra請病假,然後就和根叔一起出發。
我們依照網上所教的路線,在粉嶺乘搭巴士,來到鹿頸,沿著山路向鎖羅盆走去。
我和根叔一前一後地走著,我在前方看著地圖尋找路線,根叔則在後方留意著有沒有發現到阿拉或相關的線索。
終於在個多小時後,我們依著路線來到一條破落的村落,也就是地圖上標示著的鎖羅盆。
「到啦!」我大聲說,可是根叔卻沒有回應我。
我猛地回頭,卻見到根叔呆立在我身後十步以外的地方,臉容十分驚恐地看著手上的一件東西。
「根叔?」我疑惑地叫了他一聲。
「阿……阿廢,你睇下。」他這才抬頭結給巴巴地道。
「咩事?」我慢慢向他走去。
「你睇下。」他把一件東西遞給我,我這才發現是一個指南針,而指南針上的指針則不停快速轉動,沒有停下來。
「點……點解會咁?」我訝異地道:「唔……唔通傳聞中嘅鎖羅盆鬼故係真嘅?」
我倆震驚地對視了良久,再抬頭看眼前的鎖羅盆村,不知怎的,天上的烏雲開始集結起來。
「乜今日會落雨咩?天文台明明話好天。」根叔道。
「天文台?而家重有人信天文台嘅咩?」我道。
根叔收起了指南針,似是下定決心道:「嚟到呢度,點都入去睇下啦!」
我點了點頭,然有我們二人便顫顫驚驚地走進了鎖羅盆村。
這裡的房屋都已破落不堪,第一所屋子甚至只剩下大門的那面牆是稍為完整的。
「阿拉!阿拉!」我們開始大喊。
我們撥開大型的枯枝,檢查地上有沒有阿拉留下的物品。
「阿拉!」
「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