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9. 阿廢

日期:2018-08-19

「阿廢,開門啦!」根叔在門外大叫。
我打開家門,見到根叔捧著一碟梅菜扣肉站在門外。
「我頭先同Alexendra喺出面食咗嘢啦,啱啱先返。」
他逕自走進來把餸菜放到桌上,道:「你頭先食嘅叫晚餐,而家食嘅叫宵夜。」
「好心你啦,一把年紀重食扣肉,好肥架!」
「你都傻嘅,我老虎都打得死幾隻呀,唔食肉邊夠氣力?」
「你呢塊叫扣肉,特別肥……」
「妖你,咪講咁多,唔知以為你係我死鬼老婆添呀!係呢,阿拉去咗邊?」
「吓?唔知喎,我都係啱啱返,可能落咗下面大排檔食飯啦。」
「妖,打畀佢叫佢返上嚟食扣肉啦,我預埋佢嘅份量架。」
「好好好。」
我放下筷子,拿出手機打給阿拉。
「你所打嘅電話暫時未能接通,請遲啲再打過嚟啦。」
「唔通喎。」
「哦,可能搭緊lift返嚟。」
這時,我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我霍地站起來走進阿拉的房間。
「奇啦。」我呢喃著。
「咩事呀?」根叔也跟了過來。
「今朝阿拉去咗行山,照計黃昏前點都返到,如果佢返咗嚟再落樓食嘢,個行山大背囊應擺喺屋企先啱,冇理由拎埋去食飯。」
「咁可能佢行完山直接去咗食飯呢。」根叔道。
「嗯。」我拿出手機再看看,發現他WhatsApp的最後上線時間正是今早跟我對話時。
過了半晌,根叔見我沒有作聲,便問:「做咩呆晒?」
我這才猶豫著道:「硬係覺得,有啲唔妥,唔通佢行山出咗事?」
「後生仔,咪生人唔生膽,打多次畀佢啦!」
於是,我再試致電給阿拉。
「你所打嘅電話暫時未能接通,請遲啲再打過嚟啦。」
「都係唔通喎。」我頓了一頓,才道:「係唔係應報警?」
「劈咧!」根叔突然猛地站起來,令椅子也翻跌了在地上,他大聲地道:「行啦!去警署報案。」
我急忙放下唇邊的扣肉,急急忙忙跟他出去了。
我們來到屯門警署,簡單地說了發生甚麼事,一個年輕的男警員道:「你哋連佢喺邊度出發,行咩路線都唔知,係唔知肯定佢真係去咗鎖羅盆?」
「吓?咁佢真係咁講喎。」我道。
警員道:「而家夜晚要上山搵佢都唔知容易,不過我都會幫你傳過去北區嗰邊,因為鎖羅盆唔係我哋環頭嘅事,我哋……」
突然,一個從後經過的中年警員搭訕道:「鎖羅盆?」
「係呀,師兄,佢哋朋友今日去鎖羅盆行山唔見咗。」為我們筆錄的警員回應。
那中年警員斜睨了我們一眼,才再開口說:「北區嗰邊會幫手,返去等消息啦,你哋千祈唔好自己去搵。」
「哦。」
就這樣,我們就從警署回家,阿拉也整夜沒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