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7. 4號屋

日期:2018-08-11

我下意識地倒抽了一口涼氣,斜眼瞄著那蒼老的手。
我試著回頭,回個頭也好像過了一世紀,終於,出現在我眼前的,是剛才在谷埔村指引我的那個老伯。
「喂!嚇死人咩?」我甩開他的手。
「生人唔生膽,重話去靈探?」他說。
「唓!我以為有賊咋!」我死充著道。
「賊你個頭,叫咗你靈探就要去鎖羅盆,嚟呢度做乜?」
「呢度唔係鎖羅盆咩?」
「鎖你個腦呀,你望下嗰度?」他指向我後方,這時我才發現,那裡原來寫著「榕樹凹」三個字。
我還未來得及回應之際,他又說:「而家呢個年代竟然重有文盲,我真係見識少。」
「大佬,呢度咁暗,鬼睇到啲字咩?」
「呢度咁多榕樹,點會係鎖羅盆,一睇就知係榕樹凹啦,呢度係喺谷埔村同鎖羅燦之間嘅廢村。」
「乜咁Q多廢村架?」我懊惱著。
「你沿呢度再行啦,再行多一個鐘就到鎖羅盆架啦!」他指一指我剛才來的山路。
「哦。」我看過去,然後再回望時,阿伯又不見了。
「有冇走得咁快呀?」我呢喃。
我回望被榕樹刺穿的破落房屋,趕緊加快腳步離開了這個叫「榕樹凹」的地方。
我又重新回到路上,四周張望,竟然空無一人,連剛才那個阿伯都不見了,難道他是……
我不敢多想,只好專心走路。
一個小時後,另一條廢村出現了在我面前。這條村表面跟之前兩條村看起來沒大分別,不過當我踏進村內,我就知道其實分別很大。
村屋分行整齊地排列著,我站在第一間屋破爛的木門前,望向屋中卻只見破落的磚瓦,屋中的牆都崩塌了,瓦頂也沒有了,樹木的枯枝枯葉遍布一地。
我慢慢沿路向前走,第二、三間屋的狀況也差不多,可是到了第四間屋前,我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
那門緊閉著,雖說看來不是簇新的門,但卻是完好無缺而且很清潔的一扇門。
而最令我震驚的,是門旁牆上的字,看來像「鎮維分」,又像「金四分」,總之就是跟我夢中所見的一模一樣!
我自未懂事已跟家人到外國生活,回流到香港後也沒有去過這個地方,我怎可能會夢見這裡?
我緊皺眉頭輕推那扇門,門沒有上鎖,隨著「吱」的一聲開啟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屋中的情形,跟我夢中所見的幾乎一樣。
深褐的木桌上有一套茶具,我用手指劃過杯身,一點塵埃都沾不上。
桌旁有兩張又長又窄的櫈子,木的表面呈現著經常被擦拭的那種光滑。
牆上掛著兩張黑白的照片,是一男一女兩個老人。
我看過去門邊的灶頭,下面的火爐還有看來是新撿回來的柴枝,灶頭旁有一個竹籮,我走過去看,竟然見到裡面有一棵新鮮的菜心。
「呢度……有人住?」
就像我之前夢中所見一樣,屋的中間有一道木梯,爬上去像是閣樓的地方,我向木梯走去,突然,身後響起了刺耳的「嘰」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