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6. 幻象

日期:2018-08-06

「後生仔,嚟靈探呀?」一把蒼老的聲音突然在我身後傳來。
我嚇了一嚇,回頭見到一個阿伯站在我面前,他一身街坊裝,跟其他行山者的衣著完全不同。
「吓?我……我……」我一時回答不上來。
「靈探梗係去鎖羅盆啦。」他道。
「唓,呢度人多過鬼啦!」我不知怎的不自覺地向後退了一步。
「所以你咪嚟錯地方囉,呢度係谷埔村。」他銳利的眼神盯著我。
「咩呀?呢度唔係鎖羅盆咩?」我驚訝地問。
他指一指我右方,我這才看見不遠處有個牌子寫著「谷埔村」。
「咁後生都唔識字!」他以責怪的口吻說。
「我……我外國回流返嚟!唔識中文!」我頓了一頓道:「咁……咁鎖羅盆點去?」
他指了指村子前方的山路,道:「沿呢條山路去就係囉!」
我望過去,不禁喃喃自語:「哇,原來重要行,要行幾耐?」
當我重新看回剛才阿伯的位置時,已再找不到他的身影。
「哇,人定鬼呀?」我不禁又繼續喃喃自語。
我別過谷埔村,重新沿山路出發,這邊山路人較少,但道路總算開闊。
寧靜的山野間,我只聽到雀鳥的叫聲和自己大力的喘氣聲,平時疏於運動的我,體能確是太差了。
本來前方還有三兩個行山者,但因為我走得太慢,轉眼已不見了他們的身影,我回頭看,也沒有其他人在後方。
我又走了半個多小時,終於來到了鎖羅盆村。
這裡很安靜,安靜得竟然連雀鳥聲都聽不見,村落看來更破舊,也許是因為村口前的一棵大榕樹擋著陽光,總覺得有一種奇怪的、陰森的感覺。
我踏著地上的枯枝前進,鞋底發出了「咯咯」的聲音。
甫一走進去,便見到另一棵榕樹的樹枝刺穿了一間屋的屋簷,甚至是穿牆而過,形成了詭異的景像。
村屋中有遺下村民生活過的痕跡,兩個佈滿灰塵的玻璃瓶整齊地放在桌上。
突然,我見到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伯從房間走出來,他看了看我,然後他逕自走近桌子,伸手想拿起桌上的玻璃瓶。
可是,就在這一剎那,我見到他的手沒有拿到玻璃瓶,而是讓瓶子穿過了。
「哇!」我大叫了出來,與此同時,那老伯卻突然消失了。
我定了定神,懷疑自己在陰暗中有了幻覺,我退了出屋外,陽光穿過樹椏照著小路,我向前再走去,想去第四間屋子看看。
「喂!」一把老人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唔係幻覺完到幻聽下哇?」我暗想。
「啪!」我斜眼一看,一隻瘦骨嶙峋的手正拍在我的右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