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3. 金四分

日期:2018-07-23

「 阿拉!阿拉!」

「邊個?你係邊個?」我大叫。
「阿廢呀!」

我猛地張開雙眼,阿廢又在我床邊看著我。
「X你咩,你成晚狂叫,我瞓唔到呀!」
「吓,我……」 我剛才正在造夢,在那石屋內,有人在我旁邊笑,我卻看不見任何人。
「阿廢,你知唔知咩係鎮維分?」我托著頭坐起來。
「鎮維分?」他頓了一頓,道:「冇聽過喎,點解咁問?」
我把這幾天以來的夢都告訴了他。
「你唔係一向好信科學嘅咩?發夢嘅嘢,冇得解架喎。」他道:「可能你呢排大壓力啫。」
我聳聳肩:「可能係啦。」不過,不知怎的,我總覺得那夢中的人聲很熟悉,是我曾經聽過的聲音。
阿廢著我不要再吵後就離開了我的房間,我嘗試著再次睡去,卻徹夜無眠。
「哇,咩料你個黑眼圈?」第二天早上出門上班時,阿廢被我頹廢的樣子嚇了一跳。
「我一定要搵出咩係鎮維分。」我說。
「計我話,你唔係應該搵呢樣。」
「咁我應搵咩?」我邊說邊看著巴士車窗外,這時巴士正在屯門公路上慢駛。
「搵返個女朋友囉!你呢啲擺明係陰陽失調。」他托一托眼鏡,然後睨視著我。
「你都癲癲地,我係浪子嚟架嘛!學你咩?畀渣姐食住。」
「我邊有畀人食住?渣姐對我不知幾溫柔!」
「嘖,費事理你,我瞓陣!」我閉上眼睛,希望用在屯門公路塞車的這段時間補補眠。
「鎮維分4號,鎮維分4號。」我看著大門旁的字喃喃自語。
突然,我發現「維」和「分」兩點字似乎比「鎮」字較小。
「嘰……」
「嗞……」
那刺耳的聲音又響起。
我環視四周,依然沒有見到任何人。
這時我才看清楚,在我跑出來的石屋兩邊,建了十多間類似模樣的石屋。屋前的路都布滿長長的雜草,有些屋的木門上貼著揮春,可是本來應是紅色的揮春都已褪色,變成了淡粉紅色,揮春角落也顯得破爛,甚至已剝掉了一半下來。
「鎮維分4 號。」我又默念著那些字,等等,如果這間屋是4 號,那就該有3 號、2 號……吧?
我挪開腳步向旁邊的屋走去,瞄向那石屋門旁,上面寫著「金四分3號」。
「金四分?」我呢喃著。
我再向前走,想看看其他屋子門旁的字,但突然間,我的頭被人大力地打了一下。
「哎呀!」原來我又在造夢,打我的人是阿廢。
「做乜打我?」我瞪著他。
「你瞓到差啲挨落我度,我唔想畀人誤會我係hehe呀!」他一臉嫌棄的說。
我沒有理會他,反而問他:「喂,咩係金四分?」
「金四分?尋晚你又係問咩分,微積分我就識,你嗰啲我就真係唔識。」
回到公司,我立即打開電腦輸入「金四分」, 可是也是沒有找到甚麼。
我不服氣地輸入「鎮維分」,希望能找到一些甚麼。
「阿拉!」渣姐突然在我身後咆哮。
「咩……咩事呀?渣姐。」我回頭看她,她今天身穿紅色的連衣裙,令我忍不住問:「哇,你今日要跳樓呀?」
阿廢忍不住瞪了我一眼,然後望向渣姐道:「咪理佢,我覺得你今日著得好好睇。」
渣姐看著阿廢燦笑起來,但瞬間又板著臉看著我:「乜我哋有個project叫鎮維分咩?你咪喺公司做私人嘢呀!」
「咪住先,鎮維分?」阿廢突然望著我道。
「你另外嗰個係金四分?」
「係呀。」
「金四分都係你發夢時見到?」
「係呀,係喺另一間屋門邊寫住。」
阿廢隨手在一張紙上寫下了「鎮維分」和「金四分」。
「中間會唔會係『四』同『羅』字,合埋咪『鎮羅分』囉。」渣姐一看就道。
「鎮羅分?」我飛快地在電腦輸入,卻沒有搜尋結果。
「果邊係Alexendra,一眼就睇出個關鍵。」阿廢道。
「但係冇嘢喎!」
「我知,係鎖羅分呀!」阿廢道。
我又飛快地輸入去搜尋,可是找不到「鎖羅分」,卻找到「鎖羅盆」。
「鎖羅盆?」我對著電腦熒幕呢喃。
「冇錯,香港有個地方叫鎖羅盆,而且,係一個好恐怖嘅地方」。阿廢壓低聲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