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2. 字

日期:2018-07-19

「哇,做咩面青口唇白呀?拉!」根叔捧著一碟蒸雞來到我家,他是我的鄰居,因為一個人住也喜歡烹飪,經常會請我和阿廢一起吃晚餐。
「吓?冇嘢,做咗美白啫。「我沒頭沒腦地說。
「美白美埋個嘴唇,勁。「
「唉,其實係我今日發咗個唔知係唔係惡夢嘅惡夢,精神唔係幾好啫。」哦。他邊說邊開啟了自己的芭蕉扇。
「嗞……」
是那種聲音!
「做咩呆晒呀?食雞啦!」他邊說邊把雞肉夾到我的碗中。
吃飽後,他回到自己家,我洗過澡便上床進睡。
「嘰……」
刺耳的聲音又響起,我猛然張開雙眼,聲音仍然繼續。
我發現自己躺了在一個殘舊陰暗的地方,旁邊有張棉被,屋頂距離我很近,上面還結著蜘蛛網。
我坐起來,赫然發現自己身處石屋的閣樓,那些刺耳的聲音是在大廳發出來的,可是我向下張望,卻看不見任何人或該發出聲音的物品。
我沿著那吱吱作響的木梯爬下去來到客廳。
「你醒啦?」一把男人聲響起。
「邊個?」我四處張望卻看不見有人。
「嘰……」
「嗞……」
「佢睇我哋唔到架!」一把女人聲響起。
「邊個?」我大聲說,四周卻一下子靜了下來。
「X!唔好嚇我!」我邊說邊跑出屋外,卻被一些東西絆到。
「X!」我轉身坐起來,看到大門旁上的字。
我感到有人抓我的臉,我下意識揮了揮手,手腕卻竟然被捉住了!
「呀!」我整個人嚇得彈跳起來,沿著捉著我的手向上看,一張木無表情的臉出現在我面前。
「X!」他突然大叫。
「你咩料呀?」眼前的人是阿廢。
「學你咋,你頭先發夢係咁爆粗,又話叫人唔好嚇你。」他說。
「唉,呢排係咁發惡夢。」我搓著我的光頭。
「做得虧心事多呀?」他道。
「你就虧!」我瞪一瞪他,再道:「喂!點解你咁早喺度嘅?早機返咩? 」阿廢是我的同屋住,我們共同租了一間屯門大興邨的黑市公屋。
只見他翻了個白眼,道:「重早?成十二點啦!你又唔知醒返工呀?」
「吓?」我馬上拿起放在床邊的電話,發現已有十多通未接來電,全都來自Alexendra。
「放心啦,我返到嚟見你重未起身,同咗Alexendra講話你病咗。」
「哦,果然係好兄弟。」我重新躺下來蓋好被子,說:「咁我再瞓啦,你幫我閂房門啦。」
「咁我代你返去啦。」
「挑,你掛住渣姐之嘛!」
他離開了我的房間,我看著天花板,想起那間石屋。這次的夢比昨天的更加真實,而且還有一把女聲說我不會看得見他們,回想那把男女聲,都是顯出有點年紀的聲音。
我這份人一向很相信科學,但是自從認識阿廢,他身上發生過重複的太子站,還有大興邨魂歸事件後,我就不得不相信世上確有科學未能解釋的事。
我知道石屋的一切只是夢,但不知怎的我卻很在意,而且那石屋大門前的字,即使我醒來後跟阿廢聊過天,我還是記得很清楚,那牆上寫著「鎮維分4號」。
我打開手提電腦搜尋「鎮維分」, 卻甚麼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