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羅盆村4 號


1. 刺耳的聲音

日期:2018-07-19

「嘰……」
「嗞……」
一陣奇怪的刺耳聲音傳進我的耳朵,我緊皺眉頭四處張望,希望找出聲音的來源。
我身處在一所石屋中,從牆身的破落狀況,我猜這所石屋已有一定的歷史,傢俱看來是有點殘舊,但屋內擺設總算整齊清潔, 窗外樹影婆娑,天色陰暗,一副風雨欲來的樣子。
「嗞……」
我在狹小的屋內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但不得要領。
「嘰……」
我忍不住步出屋子,冒著天空可能會突然灑下大雨的風險,想找出那些刺耳的聲音從何而來。
「嘰……嗞……嘰……嗞……」
但甫走出屋外,那些聲音變得更多更密集,仿佛是從四方八面響起,我的耳朵似乎快承受不了,我慌忙轉身想跑回屋內,見到在大門旁的牆上,用毛筆的筆跡寫著一些字。
「阿Lyle!」突然,一把女人聲在叫我。
「阿拉!」又是那把女人聲。
四周突然變得愈來愈暗,直至變成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風忽然停了,然後一道極強的光線射進我的眼內。
喂,請你返嚟瞓嘅咩?眼前是一個盛怒中的女人,也就是我的上司Alexendra。
我嚇得整個人從本來伏在辦公桌上的姿態彈跳起來,拿起放在桌上的眼鏡戴上。
「阿Fred放假,IT得返你一個,你重咁得閒瞓覺?」她瞪著我。
我伸了個懶腰,道:「唉,話時話,阿廢放假去旅行,做咩冇你份?唔通你哋情海翻波?」我口中的阿廢就是Fred,是我的同事,也是Alexendra這個女魔頭,不,女強人的下屬。」
「佢同佢屋企人去,我都請埋假我諗你工都唔返都似。」
「點會呢?我尋日一個人OT太攰,而家抖下啫。」我輕佻地說,說真的,雖然她很惡,但我丁點都不怕她。
「聽日阿Fred就落機,後日返工啦,到時你哋兩個一齊OT啦!」她說完就踏著高跟鞋「咯咯咯」回到她的辦公室。
我抖擻一下精神,重新把手放在鍵盤上,認真扮工起來。
「嘰……」
「嗞……」
不消一會,那刺耳的聲音又響起。
四周的環境又暗下來,然後我又再置身在那石屋中,這次我知道自己是在做夢。
「哎呀!」
有東西撞到我,我四處張望,莫說是人,連老鼠都沒有。
「哎呀!哎呀!」又有東西撞到我。
「阿拉!阿拉!」不是Alexendra的聲音。
四周又再光亮起來,眼前的是同事Judy。
「死仔,你又瞓,一陣渣姐見到又鬧你架啦。」她口中的渣姐是Alexendra。
「你咁擔心我畀人鬧,唔通你暗戀我?」我邊說邊用手指剔眼垢。
「你死開啦,我結咗婚有仔女架啦!我部電腦上唔到網呀,幫我睇睇啦!IT狗!」
我慵懶地站起來,拖著腳步去她的座位修理電腦。
終於,在晚上八時,我好不容易可以下班,我擠在巴士車廂中回到屯門的家,縱然夢已醒,但那刺耳的聲音仿佛仍在我耳邊迴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