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早點認識你,那就好了。


19. 愛情裡沒有如果,也不應問太多如果。

日期:2018-03-01

她垂下頭哭泣,眼前這個他已經不會再哄她。

「所以,你揀咗陳澄澄?」她問。

「唔係,我揀咗打波,我揀咗用我自己嘅方法讀書。」他說。

她點點頭,強忍眼淚:「都係嘅,反正我都想專心讀書,唔想再咁落去。」

「其實,講到尾,你揀咗唔信我。」不知為何,有時想冷靜分開,事實卻是不吐不快。

「人人都知道陳澄澄鍾意你,係你唔認啫。」她反駁:「而且你為咗令我安心而唔同佢打波唔得咩?」

「點解你要控制我?點解我要被你控制?」

她吸了一口氣,眼淚又不爭氣地掉下來。

她的眼淚令他煩躁。

她嘆了口氣:「好,今日開始,我唔需要再為你而開心或者唔開心。」

本來想做回朋友,最後卻日漸疏遠。

這段感情沒有驚心動魄,時間更是短暫得可憐,就像許多初戀一樣,跟幼稚的思想、學業的煩惱、人生的不安、失控的情緒等紏纏在一起,然後藉著小小的考驗而瓦解,雖然其實誰都沒有錯,但最終彼此還是變成了對方的黑歷史。

「有冇黑歷史咁誇張?」32歲的邱凱明問31歲的張家敏。

「你喎,絕對會啦!」張家敏吃吃笑,手指輕快地敲打著鍵盤。

「又係你自己成日話如果早啲識我就好。」邱凱明從後抱著她。

她用手指戮了一下書桌上的多啦A夢搖頭公仔,道:「而家叮噹都變咗多啦A夢啦!如果早識你,我哋都可能會變。」

「即係你都係唔信我?」邱凱明大力彈了一下多啦A夢搖頭公仔。

「我而家睇清睇楚你啦。」她甜笑:「你呢隻波牛,眼中只有籃球,早識你真係會畀你激死,好彩我哋廿幾歲先識。」

「好過你呀,讀書不求甚解嘅書呆子。」他抱得她更緊。

「老公,至少我直升大學呀。」她聳聳肩。

「老婆,至少我輾轉都讀返大學呀!」他聳聳肩。

所謂緣分,是在人生最適合的時間遇上最合適的人,太早太遲都不行。

雖然邱凱明沒有真的在張家敏的少女時代裡出現過,但李海棋卻是確切存在。

「李海棋而家點?」他看到張家敏的頭頂有一條白頭髮。

「佢?都係不停換畫,最近同緊個有婦之夫一齊。」張家敏沒好氣地說。

「唔係啩,搵啲咁嘅嘅搞?」他拔去了她的白頭髮。

「係呀,佢要開心、要激情。」她接過了那條白頭髮,捧在掌心觀察著。

有些人總是在愛情中兜轉,也許他們從來沒有覺悟自己真正需要甚麼,但更大可能是其實他們也在享受那種兜轉。如果他們改變了對愛情的看法,故事大概就會變得截然不同。

只是,愛情裡沒有如果,也不應問太多如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