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早點認識你,那就好了。


18. 可是,愛情確是令人束手無策。

日期:2018-02-28

「我都係同陳澄澄打波啫,有咩唔啱?你真係好野蠻。」邱凱明動氣。

從小到大被父母捧在掌心疼愛的張家敏從來沒有被人這樣罵過,眼淚即時在眼眶裡亂轉。

她沒有開口反駁,而是從校裙的袋子取出那櫻木花道的匙扣,然後扔在地上。

邱凱明怒目而視,張家敏只轉身跑進了洗手間。

等到張家敏擦乾眼淚,她看著鏡中的自己,覺得自己自從跟邱凱明在一起後,生活就變得一片混亂。

從前她的生活很簡單,每天上學、放學、讀書跟李海棋聊天,課本上的難題大都難不到她,即使有,只要她死記硬背,總可以在考試應付過去;可是,愛情確是令人束手無策。

縱然她在愛情中感受到甜蜜,但附帶的孤獨、妒忌、難過是她沒有預料過的。

她覺得,還未談戀愛的自己好像活得簡單點,快樂點。

張家敏不知道自己有多悲觀。

邱凱明沒有等待進了洗手間的張家敏出來,他拾起地上的匙扣扣回到書包,接著逕自拿著籃球去了射籃。

他心不在弦地打著籃球,他不知道張家敏為甚麼不信任她,他只是喜歡打籃球,他只是喜歡有人陪自己打籃球。他清楚自己沒有對陳澄澄有意思,而且他也覺得陳澄澄也只是單純地想打籃球。

邱凱明不知道自己有多遲鈍。

在他們吵架時,那「多嘴狗」張揚 看到了一切,自是把事情張揚了出去。

同學像是在討論娛樂新聞般在討論誰是誰非,旁人的閒言雜語會令一段感情加快走向滅亡。

「你只係拎咗個匙扣啫,佢使唔使咁講嘢呀?」李海棋為張家敏抱不平。

「原來拍拖咁煩架?」張家敏望向陰暗的天空。

「唔煩呀!拍拖係求開心,唔開心就分手。」

「分手?」

「係呀,冇咩大不了。」李海棋聳聳肩。

「但係一但得到,就唔想失去。」張家敏幽幽地說。

好不容易捱到放學,李海棋又跟男朋友去逛街,張家敏一個人回家。

明明從前都是如此一個人放學,都沒有感到孤單,為甚麼現在卻這麼寂寞?

「張家敏!」邱凱明從後面叫她。

他的聲線仍然有令她心如鹿撞的魔法。

她回頭,她告訴自己,只要他說一句甜言蜜語,他們就可以和好如初。

「嗯。」她看著他。

「嗨,我……」邱凱明跑過來,卻垂下頭沒有看她。

她咬了咬唇,等待跟他和好地擁抱。

他眼神閃爍,說:「不如我哋做返朋友,可唔可以?」

豆大的眼淚滑過她的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