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早點認識你,那就好了。


17. 戀愛令人變得好幼稚。

日期:2018-02-27

張家敏面向著書桌上的物理書,眼神卻不時飄向旁邊的邱凱明。

她沒法專心溫習,想起幾個月後會考就來臨,她拼命想說服自己要專注在課本,卻不得要領。

她開始明白為甚麼老師說中學生不應談戀愛。

邱凱明沒有留意到匙扣不見了,他看著中文課本,似乎仍在試圖努力明暸當中艱深的字詞。

一直溫習到晚上十時,他們才離開自修室,邱凱明送他回家,走過上次接吻的地方,他牽了牽她的手。

她皺著眉看他,道:「就快會考啦,我好擔心考得唔好。」

他不明白她今晚的情緒怎麼轉換得這麼快,他覺得女生真是變幻莫測。

「你咁努力,一定考到嘅。」邱凱明隨便回應。

「唉。」她又嘆了口氣。

最後,他們這夜沒有接吻。

第二天,他們在上學的路上遇到陳澄澄。

「凱明,師姐,早晨!」陳澄澄說。

她這樣叫邱凱明,令張家敏覺得很刺耳。

「嗨!」邱凱明這樣回應。

陳澄澄一蹦一跳地跳到邱凱明身旁,拍拍他的書包,突然噘著嘴道:「咦,櫻木花道呢?」

「嗯?冇咗咩?」邱凱明緊張地除下書包,果然看到原來扣著的匙扣不見了。

「呀!凱明,你好衰架!竟然唔見咗我送嘅嘢?」陳澄澄嬌嗔。

張家敏白了個眼,但當邱凱明的視線轉過來時,她心虛了。

邱凱明重新望向陳澄澄道:「Sorry 呀,可能跌咗啦。」

「唔緊要啦,我再買。」陳澄澄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們三人一起回到學校,遠處的李海棋立即走了過來,她似乎留意到張家敏的臉色不太好看,立即欠欠身佔據了陳澄澄本來在邱凱明旁的位置。

陳澄澄見狀也自討沒趣地道:「凱明,我去儲物櫃拎嘢,走先。」她說罷便轉身離開了。

「凱明,凱明,叫得咁親。」李海棋不屑地說。

邱凱明尷尬地道:「佢十三點啫。」

「你呀!如果你對張家敏唔好,我李海棋會打扁你。」

「我同陳澄澄打波啫,冇事冇事。」

李海棋斜視著他,道:「係至好講,我去搵我條仔,你哋慢慢。」

李海棋走了之後,邱凱明說:「你拎咗我個匙扣呀?」

「我……」

「你咁樣好唔尊重我,我唔係話咗我同佢冇嘢咩?」

她沒有看過他的臉這麼嚴肅,但自覺理虧的她一句話也說不出。

「你唔好咁幼稚啦。」邱凱明一臉正經。

「我就係咁幼稚。」張家敏瞪著他冷冷地說。

不知道為甚麼,戀愛令人變得好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