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早點認識你,那就好了。


16. 因為得到,所以更害怕失去。

日期:2018-02-26

「做咩喊呀?」邱凱明不解:「你……你唔鍾意我錫你?」

張家敏搖搖頭,她想停止哭泣,她想好好說,但卻說不出任何話。

她喜歡他的吻,但愈吻愈委屈,因為得到,所以更害怕失去。

她踏前一步環抱著他,眼淚沾濕了他胸前的校章。

他伸手撫摸她的頭髮,她合上眼感受著他手心傳來的魔法,那魔法好像有令她心情平復的能力。

終於,她的眼淚停止了,她嘆了口氣,看著地上街燈映照出來二人的影子,噘著嘴說:「我呷醋。」

「呷醋?」邱凱明茫無頭緒。

「嗯。」她抱得他更緊:「我唔鍾意你成日同陳澄澄打波。」

「吓,我哋冇嘢架!」

「佢對你有嘢。」她試著冷靜地說。

「冇,佢想打波啫,我都係想打波。」

她把頭窩在他的胸膛,剛巧看到他的書包上多了個櫻木花道的鎖匙扣。她立即道:「咦,個鎖匙扣幾時買架?」

「啊……陳澄澄畀我嘅,話希望我打波打到好似櫻木花道咁好。」他低頭看她的頭頂。

「所以……」她頓了一頓才道:「所以我話佢唔係只係想同你打波。」

「唔係,佢份人十三點咁,唔係鍾意我嘅,你諗多咗啦。」他溫柔地吻了她的頭頂一下。

「你可唔可以唔好再同佢打波?」她提出了要求。

「唔可以。」他拒絕了要求:「你知周sir雖然呢排忙啲,但佢有時見到我打波都會鬧,除咗陳澄澄,都冇人敢同我打波。」

她默不出聲,眼淚在眼眶亂轉。

「放心啦,我當佢小妹妹嚟,而且我成日打波打到周身大汗臭到死,係得你鍾意我嘅啫。」他又再吻她的額角。

她在想自己可能真的想太多,他們也許真的是打籃球而已,自己呷醋真的很幼稚。

「算啦。」她說:「我哋去溫習啦。」

他好像放下了心,點了點頭。

他們重新向自修室的方向走去,沿途兩人默然不語,她看著那個櫻木花道,內心萌生一個想法。

「你溫住先啦,我去買啲嘢飲。」邱凱明把書包放下在自修室的座位上。

「嗯。」張家敏坐下打開書本,眼神卻飄向了邱凱明的書包。

待邱凱明走遠,她快速地拆下那個櫻木花道的匙扣,袋進校裙的袋子中。

他回來卻沒有發現,只是邊喝飲料邊坐下來打開書本。

她知道自己幼稚,她知道收起匙扣對事情一點幫助都沒有,但她就是想知道邱凱明發現匙扣不見了之後會如何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