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早點認識你,那就好了。


15. 女人總是以為男人應份明白自己在生氣。

日期:2018-02-23

張家敏的心情很好,一吻的甜蜜足以滋養她一整天。

「做咩笑口淫淫,你哋……」李海棋的心思很細密。

「唔係你諗嘅嘢。」張家敏倚在課室的窗前笑說。

「唔係?我見邱凱明今日都笑口淫淫喎!」

「只係咁啫……」張家敏紅著臉嘟了嘟嘴示意。

「吓!咁耐都剩係咁咋?」張家敏狐疑。

「你估你咩?」張家敏笑說。

「唓!」李海棋斜望向她。

「我都落去買嘢佢飲啦,佢又去咗打波。」

「一陣見!」

張家敏沿著樓梯向下走去,她的腦海總是想起昨夜那一吻,然後嘴角不自禁地上揚。

她跑到去操場,卻見到邱凱明在外面的籃球場跟陳澄澄打球。

她的醋意又冒了出來,可是她知道自己的運動神經確是很差。

邱凱明快樂地笑著把籃球交給陳澄澄,陳澄澄開朗地笑著。

張家敏又開始羨慕陳澄澄,羨慕她的運動神經,也羨慕她的開朗。張家敏從來不是開朗的人,她總是緊張這緊張那,她總是擔心這擔心那。她討厭自己卻改不了。

也許,邱凱明跟陳澄澄在一起的話會比較快樂,沒有人總是囉嗦他要把公開試考好。

小息快要完結,邱凱明跑到張家敏面前,陳澄澄跟在身後。

「師姐好!」陳澄澄活潑地道。

「咦,你冇幫我買水?」邱凱明發現張家敏沒有拿著飲料,事實是她看見陳澄澄之後就甚麼都忘了。

「我……我唔記得咗。」她說。

「哦,唔緊要啦,不過下次可唔可以幫陳澄澄買埋?佢嚟緊都會同我打波。」他說。

「唔該師姐。」

張家敏感到有一種憤怒在心裡,她沒有看他們,而是轉身向樓梯走去:「我嚟緊小息都會溫習,未必得閒幫你哋。」

「哦,唔緊要,咁我哋自己買啦。」邱凱明說。

他們一行三人沿樓梯返課室,張家敏一個人走在前面,邱凱明和陳澄澄兩個人在後面一直在聊籃球,一直聊到陳澄澄上到課室。

張家敏一直沒有作聲,她不想說話。

「喂,做咩突然由笑淫淫變黑晒面?」上課的時候,旁邊的李海棋傳來字條,當時的女生總好喜歡傳字條。

「佢叫我下次買水買埋陳澄澄嗰份。」張家敏把字條傳過去。

「唔係嘛!佢當你係乜?」

字條在兩張並排的桌子上傳來傳去。

「唔知,可能佢鍾意陳澄澄多啲啩。」

「鬧佢啦!」

「點鬧?人哋以後日日陪佢呀!」

「放學同佢講清楚,叫佢唔好再同個陳澄澄打波。」

「咁樣好咩?」

「你唔講,一陣男朋友都冇埋唔好喊。」

張家敏沒有再回覆,好不容易等到放學,她跟邱凱明又走在往自修室的路上。

「做咩唔出聲嘅?如果攰就返家抖下先,我去打波。」邱凱明是白痴。

「……」女人總是以為男人應份明白自己在生氣。

「做咩呀?」邱凱明停下了腳步。

「……」張家敏覺得委屈。

「唉,又唔出聲。」邱凱明愈說,張家敏愈委屈。

「……」張家敏愈不說,其實邱凱明也是愈委屈。

旁邊路過的人都看著他倆,邱凱明拉著她道:「搵個靜啲嘅地方講,好唔好?」

張家敏點了點頭,跟著他來到屋村裡一個角落,他們又沉默了許久,邱凱明才突然彎下身吻了她的嘴唇一下,她的眼淚旋即嘩啦嘩啦地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