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早點認識你,那就好了。


12. 初戀,總是很容易愛錯方法。

日期:2018-02-20

見到邱凱明跟陳澄澄在打球,她心裡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一種酸酸的感覺,難道這是呷醋?

她皺著眉,邱凱明沒有留意到她,邱凱明只顧著跟陳澄澄在玩,她沒有很傷心,但就是覺得內心好像穿了個洞,怪怪地無端地覺得孤單。

她沒有發作,她安靜地看著他們,理性告訴她邱凱明只是太愛打籃球,感性告訴她陳澄澄別有所圖,而他沒有避忌。

「鈴!」張家敏期望的早會鐘聲終於響起,陳澄澄一繃一跳地把籃球交給邱凱明,他接過籃球便跟陳澄澄走回自己班級的隊伍。

「呼!爽!」邱凱明開心地叫了一聲。

張家敏白了她一眼:「爽你個頭。」

「做咩唧?放心,今晚我唔打波,陪你去自修室。」他嬉皮笑臉。

「陪我去?你自己都要讀書呀!邊係陪我去?」她笑著瞪他。

在寒風中的早會並不好過,一向有鼻敏感的張家敏覺得特別難受。

「乞痴!」一直到下午放學,張家敏已打了無數個噴嚏。

「你咁辛苦,不如溫少日書啦。」邱凱明跟張家敏說,他們正在往自修室的路上。

「唔得,就快校內模擬考試啦,再唔溫唔掂。」

「模擬考試之嘛,考得唔好又唔會影響你升班嘅。」

「乞痴!」她咬了咬下唇:「模擬考試考得好,到正式時我會安心啲。」

他們到了自修室,張家敏坐下嘆了口氣,然後托著頭開始溫習。

邱凱明瞄了她一眼,道:「我出去買啲嘢,好快返。」

她又嘆了口氣,眼睛卻沒有離開書本。

她覺得邱凱明總是不肯認真讀書,要不打籃球,要不就是到了自修室又跑了出去,她不理解他對籃球的熱愛。

她皺著眉,用力吸了一下想流出來的鼻水,整頓一下思緒,努力專注在書本上。

十五分鐘後,邱凱明回來,然後把一杯雪糕放在張家敏面前的桌上。

張家敏錯愕地抬頭看她,他笑一笑:「食杯雪糕開心啲。」

她心裡嘀咕:「我鼻敏感重請我食雪糕?」

他見她臉有難色,抓抓頭髮道:「女仔唔係食甜品開心啲咩?」

她見到他傻傻的模樣,心裡不禁湧出一陣甜蜜的感覺。

她甜笑著打開雪糕,讓冰凍的感覺由嘴唇傳到舌頭,由舌頭傳到喉嚨,再由喉嚨傳到氣管和鼻腔。

「乞痴!」她的鼻癢得要命,但她還是大口地吃著雪糕。

初戀,總是很容易愛錯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