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早點認識你,那就好了。


11. 原來所謂孤單,是源於心裡有牽掛的人。

日期:2018-02-15

張家敏和邱凱明在一起了,除了會牽手外,他們的生活也好像沒有大改變。他一星期有兩天下課後都去打籃球,她有時會拿著書在旁邊溫習,有時會自己獨個兒去自修室。然後其餘的日子,他們會一起到自修室溫習,餓了就各自回家吃,或是來一場在快餐店的約會。

就是這樣,他們過了平淡和看似幸福的一個月。

周老師察覺到他們在談戀愛,可是他只訓了幾句就沒有空理會他們,因為聽說副校長要退休了,所以周老師有很多事要忙,例如是擦校長馬屁。

「好彩周Sir唔得閒理我哋唧。」邱凱明說,他們正在屋邨的籃球場邊聊天。

「如果佢話要見家長,咁我就慘啦!」張家敏說:「我阿媽一定打死我。」

「可能你阿媽見到我咁好,好支持你同我一齊呢?」

張家敏瞪了他一眼:「好你個頭,你啲中文點解溫極都係咁差?而唔肯花時間背晒佢!」

「死背有咩用喎!都唔係真正學識。」

「問題係你學極都唔識。」她踏著地上的石子。

「咁我就繼續學呀!就好似打籃球咁,射唔入就再射,總會入到!」他邊說邊拍著籃球。

「時間唔等人。」她嘆了口氣:「如果你今年又升唔到預科,咁點算?」

「升唔到咪升唔到,如果升到但係事實就咩都唔識,根本冇用呀!」

她無奈,她拿起物理科的書,努力把那些她不明白的東西死記硬背下來。

她害怕如果升不上預科就無路可去,她害怕被人冠上「讀不成書」的罪名。

「如果你升唔到預科,你打算去讀咩?定係出嚟做嘢?」她問。

「我一係就做運動員,一係就用程式寫遊戲去賣。」

她沉默,她突然覺得跟他如此不同,不知為何,她有點羨慕他,她總是對自己的未來憂心忡忡。

他不住在射籃,月色灑在籃球場上,她托著頭看他,不知為何又開始有點憂心。

過了半晌,她才道:「不如……暫時唔好打波住,你用埋打波嘅時間嚟溫書,咪會進步得快啲。」

他接住了入籃後落下來的籃球,停下來看著她,然後認真地吐出了兩個字:「唔制。」

她呆了一呆,把書全收入書包,然後站起來道:「我返屋企溫書啦,係咁先!」

她轉身離去,但他沒有追,他繼續在射籃。

她在月色下一個人離去,突然覺得很孤單。

在初戀之前,一個人時並不會覺得孤單;但一旦嘗了初戀,一個人時反而會孤單。原來所謂孤單,是源於心裡有牽掛的人。

第二天早上,他像是沒事兒一樣在她家樓下等她一起上學,他不明白她生氣,因為他只是一個大男孩。

不過,事實上她已消了氣,她很少會生很久的氣。

回到學校,她跑到圖書館去借書,他去了射籃,當她返回操場時,見到他跟陳澄澄在打籃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