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早點認識你,那就好了。


7. 是自己對對方有感覺,才會以為對方也對自己有感覺。

日期:2018-02-09

張家敏心不在弦地喝著荳奶,「邱凱明想同我講咩呢?」她心想。

他們沿著樓梯向六樓走去,「唔會係嗰樣嘢啩?」跟在邱凱明後面的張家敏心想。

她感到自己的臉頰一陣發熱,她想起了自己的孤單,但又想起會考快到了,自己應該好好專心讀書。

「我對佢有冇感覺?」她問自己。

「我哋好似都唔算太熟?連朋友都唔算。」她對自己說。

「其實我都唔係太了解佢。」她試著否定自己。

「如果……佢真係……」她在想:「我應該點回應?」

她低頭看著自己一步一步踏在樓梯上,終於來到六樓。

「喂,做乜唔出聲?唔係行六層樓梯就冇氣下嘛?」邱凱明笑說。

「我……」她不知為何覺得額頭像是發燒一樣,然後她竭力反抗:「我……我對住你就真係冇氣啦!你有嘢快啲講!」

邱凱明警覺地四處張望了一下,然後湊近張家敏的耳邊。

張家敏的心跳得很快,她感到邱凱明的氣息在耳邊,她整個人僵立著,等待邱凱明對她說話。

「你提提李海棋……」邱凱明說。

「吓?」張家敏發熱的臉頰一下子冷卻下來,也許,是自己對對方有感覺,才會以為對方也對自己有感覺。

「嗰個施子健唔係好人嚟。」

「吓?」張家敏疑惑地看著邱凱明。

「我喺出面打籃球賽,識咗個人以前係施子健嘅同學,佢話獅子讀書好叻,但係個人……」

「嗯?」

「佢……佢喺以前學校食咗好多女同學架,食完即棄,玩完一個又一個。」

「吓?睇佢又唔似喎。」

「總之叫李海棋小心啲啦,聽講有個女同學大埋肚。」

「大埋肚?咁之後點?」

邱凱明聳一聳肩,道:「冇問咁多。」

「嗯……咁我同李海棋講。」張家敏突然想起自己之前的胡思亂想,臉頰又再炙熱起來。

邱凱明忽然用手敲了敲她的額頭,道:「你都要小心啲,唔好畀人呃咗去。」

「我……」張家敏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爆炸,她深吸了一口氣道:「就快完小息,我哋返課室啦。」說罷轉身往樓梯跑去。

回到課室,原本坐在施子健旁的李海棋站起來走向張家敏,吃吃地笑道:「喂,做乜你同邱凱明一齊返嘅?你哋……唔通……」

「唔係呀!」張家敏大聲嚷著:「一……一陣第二節小息有啲嘢同你講。」

接下來是兩節中文課,張家敏沒法如往常般專心上課,她在擔心李海棋的同時,心裡卻總是冒出了邱凱明敲她額頭的情景。

她偷偷地看著邱凱明,他正在用心地聽中文老師講課,可是張家敏相信他沒能聽得懂多少。

就這樣混混沌沌地過了兩節,當第二節小息的鐘聲響起,李海棋急不及待地拉著張家敏到課室的角落去,邱凱明瞄了她們一眼,便又拿著籃球出去了。

「點呀?你同黑炭頭係唔係喺埋咗一齊?」李海棋壓低聲線,臉上卻滿是興奮:「哇,咁樣遲啲我哋四個可以一齊出去玩啦。」

「唔係唔係,我未……冇同佢一齊。」張家敏捉著李海棋的手。

「你……你唔係想同我一齊啩?」李海棋故作驚慌地說。

「唔係,我想問你,你同獅子佢……你哋有冇……?」張家敏有點尷尬。

「嗯?」李海棋道:「你指嗰樣嘢?做咩咁問嘅?」

「你答咗我先啦,你哋……」張家敏有點羞於啟齒。

「我哋上咗床啦!」李海棋卻好像沒有所謂地說出來。

張家敏被她的直接嚇倒,過了半晌才道:「你哋……你哋咁快……」

「拍拖會上床都好正常呀!而且……」李海棋像是想了一會甚麼才道:「而且我都唔係第一次啦。」

「嗯?」

「我同之前每一個都有做,好正常。」李海棋如此大方地說,不知為何尷尬的反而是張家敏。

張家敏深吸了一口氣,才把關於施子健的傳聞向李海棋說了。

李海棋聳了聳肩:「放心,我哋有用安全套。」

「你唔驚佢得到手就走去追第二個?」張家敏說。

「驚,但開心過就好,愛情唔係追求開心嘅咩?」李海棋用笑眼看著她說。

張家敏突然覺得眼前這個五年的朋友很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