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早點認識你,那就好了。


5. 愛一個人,需要解釋咩?

日期:2018-02-06

李海棋寫了封情信,在早會前放了在林曉宏的儲物櫃。

「之前你鍾意王子華讀書叻,而家你鍾意林曉宏啲乜?」張家敏邊洗手邊問,這是第一節的小息時間,女生總是喜歡在洗手間聊天。

李海棋照照鏡子,又看看後方的廁格,確認了沒有其他人才回應:「或者……佢夠斯文?」

「或者?」張家敏垂頭看著自己滑下來的右邊白襪。

「愛一個人,需要解釋咩?」李海棋說。

張家敏皺著眉頭沒有回應,她好像沒有在聽李海棋的回答。

「或者,」李海棋頓了一頓才再道:「或者我想王子華知道,佢唔愛我,我都可以唔愛佢。」

「咁樣好咩?」張家敏終於回應她。

李海棋聳一聳肩,說:「而且,林曉宏都唔錯呀!」

「嗯。」張家敏故意把手上的水彈到李海棋臉上:「幫你洗個臉。」

「咦……你好衰囉!」李海棋快步走出洗手間,道:「快啲去儲物櫃拎下堂啲書啦!」

她們快步走向樓梯前方的一列儲物櫃。

「咦?」李海棋發出了驚奇的叫聲,然後從儲物櫃拿出一張紙。

她嚇得亂跺腳,壓低聲線說:「林曉宏回信!」

「吓?快啲打開嚟睇!」張家敏也莫名地緊張。

李海棋雙手顫抖著,卻沒有把信打開,而是看著張家敏:「如果佢拒絕我咁點算?」

「咁……咁都冇辦法呀。」沒有任何戀愛經驗的張家敏,能有甚麼辦法?

「不如你幫我拆!」李海棋把信遞給她。

張家敏的手顫抖著把信接過來然後慢慢打開,她看了看,呼了一口氣,然後忍不住笑起來。

信上的字有點醜,只寫著:「我們一起吧!」

兩個女生相擁著歡呼,張家敏不知道李海棋是不是真的愛林曉宏,但她的告白總算是得到好的回應。

那時候,大家都這麼單純,至少張家敏是這麼以為。

李海棋和林曉華開始了彼此的初戀,所以李海棋少了時間陪伴張家敏。

不知不覺便過了春天,看著李海棋,張家敏突然也想試試戀愛的甜味。

「喂,張家敏!」是邱凱明。

「又叫我幫你買嘢飲呀?」自那次之後,她已經幫他買了好幾次飲料。

「買埋今次唔使啦。」

「點解呢?你終於良心發現,想自己排隊?」

「唔係呀,返埋今日,我就唔使返,要預備會考啦!」

「係喎,」張家敏買了一枝水和一盒荳奶,道:「你成日打波,有冇溫書架?」

「我有畀心機去理解每一科講乜架!」

「咁理唔理解得晒先?」

「點理解得晒?剩係中文科都大把嘢唔明。」

「唔明就死背啦!」

「死背咪即係為考試而考試?」邱凱明皺了皺眉。

「咁都冇辦法呀,如果考得唔好,就升唔上預科。」

「升唔到咪唔升囉!死背爛背都唔係真係學嘢!」

張家敏也許是反駁不了,也許是沒好氣,她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果然,到了那個放榜的炎夏,邱凱明的會考成績除了電腦科拿A外,其他也只是C或D,本來分數上他是足以升讀預科的,但是偏偏他在中文科拿了個F。

他最後要在原校重讀中五,跟張家敏同班,那一年是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