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早點認識你,那就好了。


4. 她不知道,將來他會經常在自己的筆下出現。

日期:2018-02-05

李海棋已經沒精打彩了兩星期了,她總是問張家敏:「點解王子華唔覆我呢?」

張家敏總是聳聳肩,因為她知道李海棋自己就知道答案,她只是不甘心而已。還未談過戀愛的張家敏不明白那種不甘心,她不知道,有種人會因為不甘心才繼續愛下去,而另一種人會把不甘心變成仇恨。

但是,李海棋是第三種,在經過了兩星期的不甘心後,她很快又轉而目標,愛上了另一個男同學--林曉宏。

「乜你好想拍拖咩?」張家敏忍不住問,她們又在小食部排隊中。

「讀書時冇拍過拖,唔會好遺憾咩?」李海棋反問,她手上拿著中文課本,在為小息後的測驗臨急抱佛腳。

張家敏想了想才道:「但係我冇鍾意嘅人。」

「唓,你都冇留意,又或者,你有,但係連自己都唔知呢。」

的確,很多人在未談過戀愛前,是連自己的感覺都摸不清。

李海棋又道:「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

張家敏笑著眨了眨眼睛,道:「我一合埋眼只係諗起一陣測驗嗰課書咋。」

不知道為甚麼,她其實想起那個中文科成績差得很的師兄。

「嗨,張家敏。」她甚至聽到那師兄的聲音。

一定是幻聽。

「嗨,張家敏。」

「喂!人哋叫你呀,做乜發晒呆呀?」李海棋在張家敏耳邊尖叫。

張家敏才回過神來,看到邱凱明大汗淋漓,拿著籃球站在面前。

「吓?」她回應,不知怎的覺得臉頰在發熱。

「你幫我買枝水得唔得?我費事排隊。」他手上拿著五元。

「吓?」她瞄了瞄後面長長的人龍,呆呆地回了一句:「哦。」然後伸手接過那個五元。

邱凱明笑說:「唔該晒,係呢,你……哋有冇紙巾?」

張家敏一聲不響遞了紙巾給他,他抽出紙巾不住抹汗,然後瞄了瞄李海棋手上的中文書:「我啲中文真係溫極都唔掂。」

「係呀!師兄,中文真係好難,不過張家敏啲中文好勁,佢嘅夢想係成為大作家!」李海棋吃吃地笑。

「喂!咪咁多嘢講啦!」張家敏瞪了她一眼,然後走前跟小食部職員說要一枝水和一盒荳奶。

「做大作家好啊!不如寫個籃球嘅熱血故事,一定好好睇!」邱凱明道。

張家敏沒有回應,只是把水遞給他。

「張家敏係運動白痴,佢應該寫唔到籃球為題材嘅故仔。」李海棋又在笑。

「咁我講你寫囉!寫下我嘅籃球夢都好。」邱凱明莫名的熱心。

張家敏噘著嘴:「我先唔使你畀題材我。」

她不知道,將來他會經常在自己的筆下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