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早點認識你,那就好了。


3. 告白這回事可以是非常單向的。

日期:2018-02-02

張家敏總是在學校早會前半小時回到學校,雖然她的家距離學校很近,但她不喜歡把時間預得太緊,她喜歡早上坐在球埸旁邊等待早會開始的那種悠閒。
 
「我攝咗封信去佢儲物櫃呀!」李海棋在張家敏耳邊輕聲說。
 
「今朝攝嘅?」張家敏問。
 
「係呀,尋晚寫好封信,重用咗你上次送畀我嘅叮噹信紙。」
 
那個年代,即使每天見面,女同學之間仍會互相寫信,自然也經常儲備一些卡通信紙。
 
「唔怪得你今朝咁早返,趕喺佢返之前攝入去佢儲物櫃。」張家敏俯身拉了拉滑了下來的右邊白襪。
 
「唔知佢……會唔會回信畀我呢?」李海棋想起也覺得臉頰一陣發熱。
 
「男仔好似唔興寫信,話唔定佢走埋嚟一手拖住你呢?」張家敏笑說,眼神卻飄向剛走進校門便仍下書包在地上,拍著籃球準備射籃的邱凱明。
 
「做咩望住個黑炭頭?」李海棋用力撞了撞張家敏。
 
「黑炭頭?」
 
「佢唔似咩?」李海棋吃吃笑。
 
「哈哈!」張家敏不禁笑起來:「尋日放學,佢畀周Sir 鬧呀,佢重頂撞周Sir!」
 
「咁爆?」回答的人不是李海棋,而是突然出現在身後的「多嘴狗」張揚。
 
「喂,你又想八出去呀?」張家敏瞪了他一眼。
 
「周Sir 呢啲靠刷校長鞋先上到位嘅馬屁精,人人得而誅之,師兄頂撞佢都啱啦!」多嘴狗說。
 
「周Sir 都係叫佢要努力讀書啫,雖然……雖然周Sir 又真係有少少乞人憎。」張家敏想起周Sir 要邱凱明學自己。
 
這時,靠著張家敏坐的李海棋突然坐直了身子,張家敏留意到王子華從校門進來。
 
「喂,佢點頂撞周Sir 唧?」多嘴狗問。
 
「咪話自己識晒電腦科,唔使補課囉。」張家敏道。
 
「哈!咁佢又冇講錯喎。」多嘴狗也坐了下來。
 
「嗯?真係識晒咁勁?」
 
「師兄電腦好勁架,電腦科次次一百分。」
 
「一百分?」
 
「係,連電腦科徐Sir 都話佢可以唔使補課,咁刷鞋周就咪多事啦!」
 
「刷……周Sir 都有鬧佢缺席中文科補課架。」張家敏續說:「如果高考電腦科拎A,但中文科唔及格,都係升唔到大學架啦!」
 
張家敏的雙眼一直看著邱凱明,他已經射進了八次籃。
 
「總之,刷鞋周畀人頂撞,點都係大新聞,得我張揚去張揚一下先。」說罷他站起來,向有蓋操場走去。
 
張家敏發現身旁的李海棋呆若木雞,她循著她的視線看過去,見到在籃球埸另一邊的王子華手上不知何時已多了封認著叮噹圖案的信。
 
「唔知佢……佢覺得點呢?」張家敏感到李海棋的手臂也在發熱。
 
只見王子華把信收了起來,但等了兩星期,他莫說是回信,就連回答一句都沒有,他甚至像是有意無意地避開李海棋。
 
不要期望太多,因為,告白這回事可以是非常單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