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到漏、毒到癲】意外愛上你


30. 聚舊

日期:2017-08-30

終於到了星期六早上,我和根叔一起出門口,還未走到巴士站對開的東城酒家,已收到Alexendra傳來了WhatsApp:「我開咗位,一入轉右就見。」

「Alexendra拎咗位啦!」我跟根叔說。

「阿叻妹真係好乖女!」根叔忍不住讚美道。

我沒有回應,內心有點緊張。

來到酒樓,我從遠處已見到Alexendra了,她穿得很美很美,一身女強人的打扮,硬朗中帶著高貴;反觀我,我又是一身連帽衛衣和卡其長褲的打扮;我知道,你們也許會罵我為何不穿好一點,可是,這個就是我,正如我也喜歡Alexendra的本質一樣,我希望如果她愛我,她是愛這個我。

「阿叻妹!重係咁靚女呀!」根叔高興地說。

「邊係呢?根叔,好耐冇見啦!今餐我請,你唔好客氣!」Alexendra站了起來迎向根叔。

根叔:「好好好,等我哋好好聚舊!」

我坐了在Alexendra旁邊,根叔則坐在她對面;Alexendra把點心紙塞了給我:「畫點心。」

當我埋頭寫點心時,他們兩個立即彷如隔世般興奮地聊起來。

「呀!你父母幾好嘛?」根叔問。

「好好!佢哋去咗旅行,唔係我就叫埋佢哋嚟!」Alexendra高興地回答,然後又說:「聽Fred講你而家成日研究新菜式喎?」

「係呀!一枝公冇嘢做,之前做過一陣保安但做做下冇得做,咪喺屋企煮下嘢!」

「哦!如果你想,我都可以留意下有冇咩職位唔太辛苦又啱你做!」

「好好好!呀!我整咗個蛋糕,一陣一齊食!」根叔拿出了一個透明膠盒,裡面是一個精緻的藍莓芝士蛋糕。

「根叔你連蛋糕都識整!」Alexendra看著蛋糕,雙眼閃閃發光,難道女人不管年紀、性格,都一定愛甜品?

根叔自豪地說:「係呀!你學唔學整?整個氹下Fred嘛!」

他這一句嚇得我冷汗直流,而Alexendra也瞬即面紅耳赤,於是我立即打斷了他:「要唔要牛肉燒賣?」

可是他似乎沒有打算轉話題:「你唔好問我,問你女朋友!」他還向我單了一下眼,到底他搞甚麼鬼?不是要硬把我和Alexendra拉在一起吧?

Alexendra一臉尷尬沒有作聲,我只好開口道:「喂!你唔好再亂講啦,Alexendra會唔開心。」

根叔卻嬉皮笑臉說:「阿叻妹你唔開心咩?」

Alexendra瞪了我一眼,紅著臉說:「冇呀。」我呆望著她,她這個樣子真的很可愛。

「想當年,根嬸都成日鬧我架!鬧下鬧下就幾十年,而家聽唔到佢鬧我,真係好掛住佢;有時發夢見佢鬧我,我都開心到笑醒,但一醒咗,就發現只係一個夢,只可以望住佢神枱張相嚟諗佢。」根叔感觸地說。

「我都記得根嬸嗰時成日鬧你,我哋住斜對面都聽到。」Alexendra微笑著,似乎在回憶著甚麼。

「唔係啩?對面都聽到,個衰婆原來搞到我咁瘀皮!」根叔摸了一下自己的白髮:「其實女人溫柔又好,鬧人都好,都係為咗個男人好。」

「嗯。」Alexendra笑了笑。

就這樣,他們二人不停回憶著以前在大興邨的日子,我在一旁雖然搭不上話,卻也聽得津津有味。

不知不覺,我們在酒樓已聊了兩個多小時,離開酒樓,根叔又向我偷偷單了一下眼,然後煞有介事地向Alexendra說:「阿叻妹,不如今晚上我度食飯,我好想再同你傾多啲!」

「好!我今日全日都得閒!」Alexendra說。

「不過我煮嘢就唔鍾意人騷擾,我又要去新墟買餸噃,咁啦,不如阿廢陪你喺大興邨四圍行下,今晚八點開飯啦!」

根叔真聰明,很明顯是在幫我製造機會;Alexendra沒有回答而是看著我,我當然連忙答應:「冇問題,你將Alexendra交畀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