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到漏、毒到癲】意外愛上你


29. 被拒絕

日期:2017-08-29

Alexendra笑了一笑,把電話交回給我。

雖然她沒有說話,但我大概也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拒絕了我,她始終不敢和我開始。但是,我沒有接回電話,而是說:「阿叻妹,你咩都叻,但偏偏呢方面就完全冇勇氣。」

她聽到我叫她「阿叻妹」,一雙眼瞪得老大,驚奇地看著我:「點解你知我叫呢個名?」

我笑著說:「你記唔記得根叔?」

「根叔?大興邨嗰個根叔?」她大聲說。

「係呀!」

「你識佢?」

「我而家就住佢隔離!」

她聽見我提起根叔,似乎忘了我和她之間的事,顯得十分高興:「咁即係你而家就係住我嗰時住嗰條巷!又會咁啱!」

「係呀!不過而家啲鄰里關係應冇以前咁好,聽根叔講以前成條巷嘅細路仔都會一齊玩。」

「時間過去,好多嘢都唔同。」她面上好像有一絲黯然,然後又提起精神道:「根叔而家點?」

「佢而家退咗休,有時會研發新菜式,煮嘢過嚟畀我哋食。」我笑著說。

「咁根嬸呢?佢幾好嘛?」她關懷地問。

我看著她熱忱的神態,沉默了一會,方慢慢地說:「根嬸走左啦。」

「噢。」她呆了一呆,續道:「根嬸嗰時好錫我......」

「根叔都係咁講。」

突然,她的臉紅了一下,壓低了聲線問:「咁......根叔有冇講我細個啲嘢你知?」

「嗯......都有講少少。」我回答說,Alexendra的臉變得更紅了。

過了半响,她:「我都想同根叔聚舊,你幫我安排下?」

我笑了笑道:「好,呢個星期六?」

「好,去巴士站對開間京都酒樓,我記得根叔好鍾意。」

「巴士站對開?大家樂嚟架喎!我重去過嗰度食早餐。」

「睇嚟京都酒樓執咗。」她好像有點失望。

「不過上面有間東城酒家嘅,我約根叔去嗰度啦!」

「就咁,唔該。」她笑了一笑看著我,當我跟她的眼神接觸到時,她卻立即把目光移開。

老實說,她好像很少跟我說「唔該」。

突然,她又板起了臉孔:「冇咩嘢你可以出返去做嘢。」

我離開了她的房間回到座位,Lyle急不及待地問我事情的進展。

我說:「冇咩進展,不過我約咗佢同根叔飲茶見面,至少可以喺公司以外嘅地方同佢相處。」說罷我立即致電根叔,他也很爽快地答應了。 

「嘩!廢哥原來都唔係咁廢,識得借根叔過橋;星期六我都得閒,我又要去!」Lyle興奮地說。

我瞪了他一眼:「你去我殺咗你!」

我心裡暗暗地期待著星期六的到來,因為我除了那個女巫故事外,還預備了一份禮物,希望在當天時機合適時送給Alexend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