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愛上你


27. 渣姐的心事

日期:2017-08-27

Alexendra要我把短片刪除,我回覆她:「晏晝你唔自己delete?」

可是當我把訊息發送出去,她卻已不再「在線上」。

巴士來到大興邨的總站,我下車慢慢走回家。

「阿廢!」當我走到商場附近時,根叔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

我循聲音方向一看,根叔挽著一些外賣從對面馬路跑了過來。

「咁夜重食嘢?」我問。

「口痕呀!過唔過嚟我度一齊食?」不消一會,我們已來到電梯大堂。

我心想反正我也未必睡得著,便說:「好呀!我過去叫埋Lyle。」

這次是我第一次到根叔家,他家有點凌亂,佈置有點老套,最搶眼的是廚房的入口旁,有一個拜神櫃放在角落,上面有一張黑白的照片,照片中是一個中年婦女,我想那就是根叔的太太吧。

「望咩呀?過嚟幫手打開啲摺櫈啦!」Lyle說,他正在打開一張舊式的大摺枱。

我打開了三張摺櫈,我們三個圍著摺枱大口嚼著。

「喂!你有冇做返個成熟男人要做嘅事?」Lyle突然問。

「嗯......我覺得Alexendra怪怪地咁,我真係唔知佢諗乜。」我回應道,然後就從叫Alexendra刪除短片,和Alexendra那WhatsApp上的句子開始娓娓道出。

「咁又真係幾奇喎!嗰日佢話自己唔似Mable 咁温柔,明明就係呷醋,點解又對你咁冷淡?」Lyle說。

「知唔知『女人心』下一句係咩?」根叔無故問道。

「海底針囉!枝針真係拮死我!」我無奈回應著。

「錯!」根叔突大喝一聲。

「嘩!你咁大聲做乜?過咗十一點啦,請將音量收細!」Lyle說。

「阿廢,女人心,問阿根!叫聲我『根教練』先,我就講你知Alexendra諗乜!」根叔把雞翼吃完,啜了一下手指。

「想點呀你?你係唔係真係知?」我斜眼望著他。

「叫咗先啦!嘻......」Lyle插口說。

我木無表情地說:「根教練.....」

「乖!」根叔又拿了一隻雞翼:「嗱!即係咁!拉奧講得啱,阿叻妹真係唔捨得刪除個短片,佢對你起咗痰啦!」

「吓?但係佢之後有叫我自己delete喎!」

「唉,話你冇讀過書即係冇讀過書,我細個喺鄉下年年中文都考第一,雖然我成班得三個人,不過我都睇得出阿叻妹嗰兩句嘢,已經表達咗佢嘅諗法!」根叔自信地說。

「哦!你咁講又好似係!連我呢個讀番書嘅諗諗下都明喎!」Lyle說。

「吓?」我滿是疑惑。

「阿叻妹自己唔捨得刪除個短片,但係之後又叫你刪,加埋佢句『戲假情真,卻沒有可能』,好明顯就係佢當日借意接近你想刪除短片,但竟然意外令自己同你都動咗心,但係有一啲原因,令佢覺得佢同你係冇可能嘅,所以佢叫你都係刪除條片,佢唔想同你之間有嘢牽引住!」根叔說得頭頭是道。

「嗯,而『女巫豈可渴求真心』嗰句,就解釋咗佢點解唔想開始?」我問。

「又蠢唔晒!愚子可教也!以我對阿叻妹嘅了解,雖然佢好多嘢都好叻,但佢又好自卑。」

「好自卑?」我不明白,Alexendra有甚麼好自卑的。

「佢叫自己做女巫,可能都知自己性格唔好,唔係個個男人頂得住!」根叔說。

Lyle補充說:「其實我一直都覺得,佢係鱷魚頭老襯底。」然後他拍了一拍我道:「阿廢,你唔好再咁廢啦!男人老狗,心動不如行動!」

「嗯......」我聽完他們的說話,陷入了沉思。Alexendra想愛卻又怕愛?我可以怎樣給她信心?我如何才能感動到她,讓她放心接受我?在她眼中,我有甚麼吸引之處?

吃過宵夜,我和Lyle回到家中,當他的鼾聲透過板間房那薄薄的牆壁傳過來時,我卻半躺在床上打開了電腦,我決定用我最擅長的能力去打動Alexend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