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到漏、毒到癲】意外愛上你


15. 拉根教練

日期:2017-08-15

「嘩!廢仔你丁邊個呀?」根叔立即擠過來像湊熱鬧般,一時間我小小的房間比旺中還要擠迫。

「唔係『丁』呀根叔,係『J』!你睇下,你睇下!」Lyle說。

我伸手想搶回手機,突然根叔奇怪地說:「咦?咁熟口臉嘅?」

根叔從Lyle手上拿過電話,仔細看著:「咁似阿叻妹嘅?」

我想起在那小學賣物會中,那個老師都是這樣稱呼Alexendra的,我不禁問:「係呀!佢係阿叻妹,你識佢?」

「佢真係阿叻妹?」根叔問。

「係呀!」

「喂喂,咩阿叻妹?」Lyle疑惑地看著我倆。

於是我把去了賣物會並意外地碰見Alexendra一事告訴Lyle。

「嘩!你哋兩個真係有緣!」Lyle說。

「唔好亂講呀,我偷拍佢係為咗捉佢把柄,保住份工!」我連聲澄清。

我轉身看著根叔,問他:「點解你識Alexendra嘅?」

「我唔識咩阿叻山楂,但呢個係阿叻妹,佢BB女時我已識佢啦,街坊嚟架,一直到佢大學畢業,佢成家先搬走咗!都十幾年冇見啦,但佢都冇乜變樣噃!」

原來根叔跟Alexendra是舊街坊!今天是甚麼日子?先讓我見識了Alexendra的另一面,現在又讓我認識到她的舊街坊。

「世界真係細!渣姐......嗯,即係阿叻妹係我哋上司,好惡架佢!阿根叔,不如你講啲佢嘅嘢畀我哋八下!」Lyle一副興緻勃勃的樣子,難道他真的對Alexendra有意思?

「好吖!反正我冇嘢做!」根叔說。

「喂,講還講,企喺我間房做乜?出返去傾!」我推著他們離開我的房間。

根叔一屁股攤坐在梳化,把Alexendra的事娓娓道來:「阿叻妹細個好靚女架,紮住條孖辮,嗰時成條巷都好多細路仔住,我同我死鬼老婆無兒無女,我老婆不知幾錫佢,全條巷最錫佢,因為佢最有禮貌又最乖!」

「佢有禮貌?唔係啩?」我自言自語。

「係呀!呢方面,佢老豆老母教得佢幾好架,不過另一方面就唔係咁好啦,即係成日迫佢學呢樣嗰樣,考試冇90分都要食籐條炆豬肉架,有時阿叻妹畀佢老母打,打到大聲喊,成條巷都聽到架!」

「哇!乜佢嘅童年咁淒涼架?」Lyle摸著自己的光頭說。

「咁又唔係真係好慘嘅,嗰個年代屋邨個個細路都打大,你哋唔係冇畀老豆老母打過下嘛?」根叔問。

「我都唔係屋邨大嘅!」Lyle說。

「咁又係喎,媽子成日都請我食籐條炆豬肉架啦!」回想起在屋邨的童年,我和弟弟確實有這些經歷。

「係呀!不過阿叻妹對自己都好高要求架,樣樣嘢佢都想做第一,咁事實佢喺學校讀書又真係年年考第一,可惜佢父母冇錢,冇得送佢去外國讀書,好彩佢自己生性,考到上港大囉!」根叔續說。

Lyle棟起了腳,道:「哦!佢乜都叻,所以叫阿叻妹!」

根叔點了點頭。

「咁佢讀書時有冇拍拖架,例如同啲男同學喺後樓梯......」Lyle猥瑣地說。

「唏......阿叻妹不知幾純品,邊有呢啲嘢!不過就有見過有男仔上嚟送花畀佢呀,佢都拒絕人嘅;呀!另一條巷有個男仔同佢咁上下年紀,都有追佢架,不過阿叻妹統統都拒絕,我重見過佢喺大堂度大聲教訓人,叫人讀好啲書先!」根叔回憶著。

「唓!有冇咁正經呀,扮晒嘢!」Lyle說。

我看著Lyle,笑笑口道:「Lyle不如你試下而家追Alexendra,睇下佢睬唔睬你!」

「你都short嘅!而家係你喺床對住渣姐條片......嘿嘿嘿!嗱!認真,如果你追渣姐,我全力支持,我對佢真係冇嘢!」Lyle說。

「咩話?你想追阿叻妹?」根叔竟一臉驚喜地說。

「唔係呀!你唔好聽佢亂講啦!」我連忙否認著。

「喂!根叔!我同你不如組成拉根教練!幫阿廢向高難度挑戰!」Lyle霍地站起來,似是十分興奮。

根叔也站了起來大叫:「好!」

面對著這兩位大叔,我只能一臉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