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到漏、毒到癲】意外愛上你


11. 好奇

日期:2017-08-11

保良局莊啟程第二小學,不就是Alexendra的小學母校嗎?我看一看學校的地址:「屯門石排頭路16號(大興邨)」,原來Alexendra的母校就在大興邨,怪不得那天她聽見我搬了到大興邨時,神情有點異樣。

我把傳單袋起,沒有把這件事告訴Lyle。

第二天,屯門公路又塞車,我們九點半才回到公司,甫進公司門口就感到從Alexendra房間射出一股殺氣;我探頭從遠處望進去,ALexendra板著臉一聲不響的,向著我們像幽靈般招手。

我怒瞪了Lyle一眼,示意讓他知道Alexendra正召喚我們。我們放下背囊,烚熟狗頭地走進Alexendra的房間。

她蹺著手,像是麻鷹看著獵物般盯著我們,房間內寂靜一片,我按捺不住打破了沉默,說:「屯......屯公塞車呀......」她沒有回應,我心想她不會因此解僱我們吧?過了約三分鐘,令人屏息靜氣的三分鐘,她才從唇間冷冷地吐出了一句:「下次唔好再遲。」

老實說,她冷冷地拋出這句,比破口大罵我們更可怕;我和Lyle默默步出房間返回座位,我想,Alexendra真的沒有可能是Kinki,她們是如此不同的兩個人!

「嗦嗦嗦......」Lyle總像是不怎麼怕Alexendra,他又拿出了「阿歷山楂」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嚼嚼嚼......阿Fred。」他邊吃邊叫我。

「嗯......」老實說,得罪了Alexendra真的令我有點沒精打彩,還有甚麼心情聊天?

「嚼嚼嚼......不如你媾咗渣姐佢、征服佢,等佢對我哋好啲。」

我木無表情的把臉轉過去看著他,做了一個口形:「屌」。

我沒精打彩地工作著,終於捱到八點多,Alexendra也踏著高跟鞋離去。在她走過我座位旁時,我竟看到她手袋上掛著一個天使匙扣,就是她和Kinki的Facebook上的那隻天使;老實說,這種可愛的風格跟她的性格和一身名牌打扮毫不相襯。

我立即打開Facebook,問Kinki:「Kinki,在嗎?」

「嗯?」她很快就回答我。

「傾下偈。」

「掛住我?」

我臉紅了一紅,道:「係呢,傾咗咁多次,你幾多歲我都唔知添。」

「總之嫩囗。 」想起如果這句是Alexendra回答的,我的胃不禁反了一反,以致於我只回答了「哈哈。」

「你收工未呀?」她問。

「未呀!其實我好愛公司!」想起如果她是Alexendra,看到這句應會很高興吧。

「哈!刷鞋仔!我今日好悶啊!」

「你份工冇嘢做嘅咩?」

「冇工開呀!」

「吓?你唔係做sales?」

「哦!我意思係,我今日放假呀!」她過了數分鐘才答道。

跟Kinki聊天的感覺明明跟Alexendra說話時不同,沒可能的,Kinki絕不可能是Alexendra!

這時,Lyle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廢哥仔!收工囉!」

「嗯......」我慌忙關掉電腦,跟Lyle一起回去。

巴士在屯門公路行駛著,Lyle在我旁睡得像死屍一樣,我疲倦地看著窗外,想起Alexendra今早那令人心寒的眼神和冷酷的語調,又想起那天使匙扣,到底她是一個何等複雜的人?

再過一天就是星期六了,不知怎的,我很想去那小學的賣物會看看,一個女魔頭是如何鍊成的呢?我暗笑了一下,想想外國甚麼殺人犯、變態狂都會有一段黑歷史,Alexendra的黑歷史又是怎樣的呢?會不會成為我下個故事的題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