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0. 迷路

日期:2016-09-20

「重乜呀重?」我斜眼瞄著他。

「重瀨濕咗條褲……」他垂下了頭。

「你唔撚係下哇?」我想笑,但笑不出來。

「之後唔知點,我就畀啲同門拉走咗,嗰段時間我都唔知做過乜,我……我直頭唔知人生係為咗乜,到去埋阿達嘅喪禮之後,我好多時都留喺屋企,慢慢都冇再群埋嗰班人。」

「嗯。」我一時間也不知說甚麼好。

時叔抬起頭:「所以,阿達個樣我冇可能唔記得,呢度係鬼域!出面全部都係鬼!」

我吸了一口氣,縱然不想相信,但既然時叔認識剛才那個男孩,而又確知他已死了,那麼他的說法實在無從質疑–我們,正身處鬼域。

我大力抿了抿嘴唇,沉默了良久後,試圖分析現在的情況:「即係話,我哋喺彩虹站搭車去咗呢個彩虹站,其實已經係穿越咗鬼門關,去到鬼域;而好彩嘅係,呢度啲鬼似乎望我哋亦掂我哋唔到,所以佢哋搞唔到我哋。」我頓了一頓又道:「但係如果我地拎起佢哋嘅嘢,佢哋就會知道我哋嘅存在。」

「嗯,我哋係搭車過嚟,咁係唔係可以搭車返去?」

「我都唔知,但我哋點都要試架啦!」

「咁唔好等啦!我哋返去車站啦!」時叔大聲道。

搞得懂狀況後,我們立即動身步出後巷,當走回大街時,我們卻見到阿達就站在街口抽著煙。

「冷靜啲,佢睇你唔到架!」我怕時叔又再突然跑走。

「知啦!頭先肯定自己見到鬼,有啲驚啫。」他沒好氣地說。

我們沿剛才來的街道走,可是由於這個地方所有景物都是白色,實在很難辨別方向。

「喂,你人肉GPS嚟架嘛,頭先行過啲路都唔記得嘅咩?」老實說,走了五分鐘後,我覺得我們迷路了。

「屌,白到刺眼,我連條街都望唔真啦!你當我超級電腦咩?」

我們有一句沒一句地對答著,這期間我感覺到我們又再走了二十多分鐘。

「唉!車站喺邊撚度架?」我著實有點焦躁不安。

「出嚟呀!車站!」時叔突然大聲狂叫,我知道,他是要以此舒緩緊張的心情,所以我也沒有阻止他,反正其他人……不,其他鬼又不會聽到。

「出嚟呀!屌!畀個車站嚟呀!屌!」他大聲亂叫,就在此時,突然一把男人聲響起:「嘈撚夠未呀!!」隨之而來是當頭淋下來,一大盆帶著怪味的液體。

「呀!」時叔和我不約而同地大叫起來,當我在那瞬間用手抹乾雙眼再向上望時,見到那白色住宅的三樓左右,有一個男人拿著個白色大水盆從露台轉身離去。

「屌你!上面條仆街,你……」我想上去理論,可是就在同時,尖叫聲在我倆四周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