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到漏、毒到癲】意外愛上你


2. 家

日期:2017-08-02

我回到位於筲箕灣的家中,老豆媽子和弟弟都在客廳,三個人都一副「執到金」的樣子,我不禁問:「咩事呀你哋?」

「細佬要結婚啦!」媽子邊拿出留給我的飯菜和湯水邊高興地說。

「衰仔!勁喎!」我立即放下背囊,坐到弟弟旁邊。

「大佬,其實係咁嘅……我女友有咗,所以……」弟弟一臉尷尬地說。

「所以我就嚟做阿爺,呵呵! 」老豆舉起V字說。

幸好,我的老豆媽子都非常前衛,加上他們都想我兩兄弟早日結婚,現在一下子能做爺爺嫲嫲,自是十分高興。

不過問題是......弟弟的工作是科學儀器的sales,佣金微薄,收入不多,一下子要結婚又要養妻活兒,如果要搬出去住,似乎不太可行。但本來我們一家四口住這個四人的公屋單位,如要再增添家庭成員,又真的有點擁擠。

「嗱,我聽日就買材料返嚟,喺廳間多間房畀Fred仔你,咁細佬一家就住返本來你哋個房,以後就多個人多雙筷啦!呵呵!」老豆果然是一家之主,似乎意識到我在擔心甚麼。

我大口大口吃著媽子的愛心飯菜,内心卻有另一想法。

吃過飯洗完澡,家人似乎都已回房睡,我在客廳打機,跟父母弟弟一起住固然温暖,但有時也會想有個安静的空間可以沉澱一下。

突然,老豆從睡房走出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電視屏幕,然後走到梳化,在我旁邊攤坐著。

「機,唔係咁打架Fred仔。」

「老豆,我唔識唔通你識咩?」

「屌,又畀人扣血,你有冇用架?」

「妖,策略嘅嘢你識咩?」

「又瀨地硬,渣到死,唉!真係虎父有犬子!」老豆搖著頭,神態十分失望,不知者看見必會以為他本來有幾億身家,但剛被我這不孝子一夜敗光。

其實,每次我打機,都因為我有煩惱,而打機可以讓我思路清晰,這夜也不例外。我沒有理會老豆的奚落,只是側頭看看在梳化上坐得像個大爺的他。

我說:「老豆,第日喺廳間多間房,就冇得坐成咁架啦!」

老豆捽了一下腳指:「一家人齊齊整整住幾好吖,呵呵!」

我眼看著屏幕,說:「我諗過啦!我可以搬出去住......始終都有呢一日嘅。」

老豆沉默了一下,突然以高聲量說:「Fred仔,你細個最鍾意聞老豆腳指。」說完竟一腳伸到我鼻前。

我嚇得整個人彈起,變成了蹲坐在梳化上,卻沒有丟下遊戲手掣。

「喂,你想點呀?」

「如果你搬咗,就冇得日日聞我腳指架啦!」

「……」我一臉無奈跟老豆對望著。

過了片刻,他才開口:「Fred仔,多啲返嚟飲湯。」

「嗯......」

他站起來,慢慢走回睡房,臨進去前,他回頭說:「我個孫,會代替你聞我腳指!早抖啦!」

老豆關上房門,留下無奈的我繼續打機至深夜。

「Hi!Fred!」第二天一早,回到公司時,Lyle竟已早早回到。

我打開電腦,同時探頭看了看Alexendra,她正在房內聚精會神地看著文件。於是我開始搜尋筲箕灣附近的租盤,最便宜的都要九千八百元,而且是在極殘舊的太安樓,其他的動不動也過萬元!我快快地看了港島東區的大大小小租盤,價錢都是比較貴,雖然說我現在沒有拍拖,但如果我把一半人工拿來租樓,另外再給媽子幾千家用,我每月就只餘下二、三千元生活費而已......

我沒趣地左手托著頭,右手按著滑鼠滑輪向下滾著,「$4900」,這個價錢吸引了我,我仔細看著詳情:「120尺套房連廁」,原來是套房,那不即是劏房嗎?120尺連廁豈不是極擠迫?話雖如此,這個價錢確是吸引,我立即依照網上的電話號碼致電業主,因為怕Alexendra聽到,我只可以對著電話小聲地、鬼鬼祟祟地說:「喂,你好呀!我有意租你個套房架,想約個時間睇睇。」

那邊傳來一把男聲,聽上去該是四、五十歲左右:「好,我今晚同你上去睇。」

約好了會合地點後,我便掛了線。一抬起頭,Lyle卻烚熟狗頭、裂咀而笑的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