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19. 死者

日期:2016-09-19

「格格格格……」時叔的喉嚨又發出了「格格」的聲音。

我轉身望向他,只見他臉色白如紙,眼瞪得老大望著前方一個正向我們走來的十多歲男孩。

「時叔,咩事呀?」我拍了拍他的肩膊,這時那個男孩只距離我約一米,他就如其他人一樣,似乎看不見我們。

突然,時叔異常大力地一把拉住我的手,向右方的後巷跑去!

「咩料呀喂?」我邊跑邊回頭看那個男生,他始終沒有察覺我們,若無其事地在大街走了過去。

跑進了狹窄的後巷,時叔彎身扶著牆壁喘氣,喉嚨間的「格格」聲也停止了。

我扶著他問:「做咩咁驚?咩事?」

他緊張地不住回頭,見那男孩沒有跟過來,才稍為回過神來道:「屌!頭先個男仔,鬼嚟架!」

「點解咁講?」

「象仔呀!今次仆街啦!睇嚟彩虹站真係駁住鬼門關!出面嗰啲全部都係鬼!係鬼嚟!我哋去咗鬼域!今次點算?點撚算?」他連珠炮發地道。

被他感染下,我也異常地緊張起來,不停問道:「咩鬼門關?你肯定?你點知佢係鬼?」

「我……我識佢架!佢三十幾年前死咗架啦!點解會咁架?點撚算?」時叔在後巷來回踱步。

「你肯定?你係唔係認錯人?」我試著安慰他,可是事實上我也被他的說話弄得緊張萬分。

他大力地呼著氣,又拼命地抓自己的頭髮:「冇!我肯定冇認錯,我重有去佢喪禮!」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

他繼續說:「三十幾年前,當時我重係十幾歲,住喺屋村,我學壞咗群埋班黑社會……」他倚在牆上望著地下,回憶著當年的事:「呢個男仔叫阿達,同我差唔多年紀,同我係同門,不過唔太熟……當年傻仔到想爭上位,以為上位就有面有前途,邊會同人真係熟?你估真係睇古惑仔咁講義氣咩?」

我沒有作聲,等他說下去。

他頓了一頓又說:「嗰一年,我記得係1983年,我哋夜晚要去劈友,劈對面字頭班人;以前真係劈架,你估好似而家啲所謂黑社會咁,舞幾下刀就叫劈咗咩……當時我哋好戇鳩,以劈得多人為榮,我見阿達劈咗好多人,咁我梗係唔執輸,喺另一邊起勢咁劈,點知……我唔知劈咗幾耐,擰轉頭望一望,見阿達畀人劈中咗隻手,我有諗過去救佢架,但我都自身難保同條友互劈緊,而且……而且當時我好仆街咁諗過,如果佢殘廢咗,都好難再同我鬥上位……」

「所以你冇去幫拖?你都真係幾仆街架喎!」我冷冷地說。

時叔竟然眼泛淚光,道:「我真係一個仆街!如果我當時救佢,佢就唔會死!當時我劈到對面條友夾住條尾走咗,當我再一次擰轉身時,見到兩個人圍住阿達係咁劈,而阿達已經瞓咗喺地下。」

「咁你重唔去救佢?」

「我冇諗過係咁,當時真係嚇到刀都跌埋,而且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