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18. 哪裡去

日期:2016-09-18

時叔抱住手中的衣服跌坐在地上,不停以極低的聲量說:「咩嚟架?我哋係咩嚟架?點解佢哋睇我哋唔到?」

我呆呆地說:「佢哋嘅反應,根本唔似係投影……」

沉默了不知多久,時叔方開口道:「等等先。我哋如果係鬼,而佢哋係人。點解佢哋會喺呢個白色嘅世界?」

「我唔知。但你望下條街,同我哋平時見到嘅街景,只係顏色上有分別,會唔會係我哋變咗鬼,所以望到嘅嘢會唔同?我真係唔知道。」

我的思緒十分混亂,到底是我們闖進了另一度空間,還是我們本身變了,令我們看到異象?

時叔道:「我好掛住老婆,我要返屋企揾佢!」他突然霍一聲站起來直衝到街上並大叫著:「我應承過佢要長命百歲,陪佢到老,唔可以丢低佢架!」

我急忙跟著他跑了出去,如果在這空間找到他的老婆,那就幾乎肯定,這裡是我們平常生活的空間,只是不知何故,我倆已變成了鬼,而鬼知道鬼眼中的世界會不會是全白色的?

我追著時叔在街上跑了兩個街口,他猛地停了下來,以致於我整個人差點撞到他。

「喂,屌!做乜停低?」

「唔係喎!象仔,呢度真係唔係我哋本來嘅世界!」他突然似是鎮定了下來。

「點解咁肯定?」我抹了抹額上的汗珠。

「我係做邊行架?」他滿臉自信地說。

我著實不知道他為何這樣問,我沒多想下便回答道:「你?的士狗囉!」

「我屌你條粉皮,我係的士司機!以我揸的士咁多年,堪稱人肉GPS,莫講話香港市區啲街,就算郊區啲路我都認得啦!」他挺起胸膛說。

「咁即係點?」

「香港每條街我都認得,但頭先我想返屋企揾老婆,喺度跑咗兩個街口,我好肯定,呢度唔係香港任何一條街!」他堅定地說。

「咁即係我哋真係去咗一個……奇怪嘅地方,而呢個地方嘅人係見唔到我哋?」

「似乎係!即係話我哋應該未死!」他高興地說。

我不曉得他的推測是否正確,如果這裡是另一度空間,那麼我們所見到的「人」是甚麼?對於他們來說,我倆又是甚麼?為甚麼他們看不到我們?

「吔吔吔……」我突然間諗起一個笑話。時叔又乾笑著,似乎這是他穩定情緒的方法。

「咩呀?」

「如果問個麻甩佬,突然有隱身能力會做啲乜,其中一件事一定係……」

「裝女人沖涼!」我和他異口同聲地大叫起來。

「哈哈!正常情況下就係囉,而家撚有心情咩?」我站在街上望著白得刺眼的街景,感到十分迷妄。

「格格格格……」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我旁邊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