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客機


13. 離境

日期:2017-11-09

第二天中午,我和Tony便拿著行李退房,Did Did姐跟著我們乘的士往機場。

「阿雪呢?佢……做好嗰件事未?」我問,我指的是偷取閉路電視錄影的事。

「係。」Did Did姐點點頭卻沒有多言,不知是不是緊張護送我們到機場,我總覺得她的臉色不太好。

去到機場,她目送著我們進入禁區。

「Did Did姐,你要小心啲。」我抱了她一下。

她點了點頭,在我耳邊道:「你都要小心,我只可以送你哋送到呢度,雖然其實你嗰度唔係太多資料,但都要小心啲保管個iPad。」

Tony道:「Did Did姐,呢件事拜托你啦。」

Did Did姐抿著嘴點了點頭。

到進入了禁區,去到登機閘口,我看著顯示牌道:「唉,航班延誤喎!」本來我們要乘搭4:05起飛的航班,可是現在似乎要在禁區等多一會了。

「咁我哋坐一陣啦。」Tony說。

「嗯。」我點著頭坐下,順便WhatsApp給丈夫告知他我在等待登機。

我和Tony默言無語,我把iPad抱在胸前,看著時間慢慢過去,和四周來來去去的搭客和職員,不知為何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也許Did Did姐不在,令我有點缺乏安全感,如果這刻有人來搶或偷我的iPad,其實我也反抗不了。

我不禁坐直身子環視四周,周圍人來人往,突然,我發現後方有一個男人站在垃圾桶後不遠處,他竟然定睛看著我。

我忍不住呼出一口寒氣,下意識地縮低了身子。

「做咩呀?篤姐?」Tony意識到我行為古怪。

我壓低聲線道:「你睇下前面,垃圾桶後面有個男人係咁望住我,唔知係唔係……」

與此同時,那男人竟向著我走過來。

「死啦!死啦!佢過嚟啦!」我不禁弓起了身子。

Tony也緊張地回頭看著。

那男人皮膚黝黑,似乎是泰國人,他目無表情地走過來,我們屏息著,眼見他愈來愈近。

我好像覺得四周突然雜音全無,那男人仍是看著我,我下意識地站了起來,腳步向後快步退去,Tony也遲疑著跟了過來。

我亂著腳步後退,「砰!」我的後背撞到一個人,我耳邊突然再次聽到所有雜音,那男人走到我本來坐著的位置後方的空椅,然後坐了下來。

Tony拍了拍我:「人哋搵位坐啫。」

我的肩膀由繃緊狀態略為放鬆,忿忿不平地說:「妖,佢搵位唔使搵得咁樣衰下嘛?」

這時候,航空公司宣布可以登機,我立即拿著擠進人群中準備上機。

當我們坐在飛機上等待起飛時,我看看手錶,已是4:16,Tony瞄了瞄我,淡淡地道:「如果就快起飛,我哋返到香港就差唔多夜晚8點。」

「嗯。」我回應著看著窗外,也許數小時後,我就可以從這個窗看到詭異的藍光,又或許,我們也會從世上消失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