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客機


12. 黑影

日期:2017-11-08

「嚓。」職員把門卡拍在我房門的鎖上,然後把門推開。

房間中寂靜一遍,昏黃的燈光應該是來自床邊的燈,Did Did姐和阿雪猛地閃身而進,並做了個手勢,示意我們不要進內,相信她們是要在房內地毯式搜索,過了半晌,她們才步出房門道:「篤姐,你間房冇人,你入嚟睇下有冇唔見嘢?」

與此同時,阿雪走出來跟那職員用泰文溝通著,想必是投訴房間失竊。

我走進房間,看了看橫放在地上的行李箱,轉了轉上面的密碼鎖,把行李箱打開,看到裡面完好無缺地放著我的iPad。

是的,我是那種習慣在外住酒店時,睡前把所有貴重物品鎖進行李箱的人。此刻我更是慶幸自己有此習慣,更慶幸賊人沒有把我整個行李箱拿走。

「冇唔見嘢呀!」我說。

Did Did姐舒了一口氣,卻又嘆道:「不過最緊要啲聯絡同資料喺晒我同阿雪度,但而家畀人偷晒……」

這時,對面房間的門緩緩打開,步出來的是惺忪卻又疑惑的Tony:「咩事呀?」

「咦?」Did Did姐皺了皺眉道:「Tony你睇下你有冇唔見嘢?」

這個時候,有個看來較高級的職員上了來跟阿雪在了解。

「唔見嘢?」Tony雖然猶豫著,卻稍稍轉身望向衣櫃旁的迷你吧檯,然後道:「冇吖,我啲銀包、電話甚至錢都重喺度。」

「錢!」Did Did姐壓低聲線說了一聲,然後跑回自己的房間看了一遍,並喃喃喃自語道:「啲錢重喺度……Tony嘅嘢完全冇唔見,篤姐嘅嘢就鎖晒入喼,我同阿雪啲料就唔見晒……個賊根本衝住我哋而嚟。」

這時,阿雪跟Did Did姐說:「佢哋話可以賠償我哋金錢上嘅損失,希望我哋唔好報警,怕影響酒店聲譽。」

Did Did姐聳聳肩道:「可以,但佢哋要畀閉路電視我哋睇。」

阿雪又嘰呢咕嚕地說了幾句,再說:「佢話ok,而家可以去保安室睇。」

我慌忙進房間換了對球鞋,身上卻是一套卡通睡衣的跟著大隊離去。

來到保安室,阿雪跟職員溝通著,前方中間較大的屏幕開始回著帶,只見時間顯示回到了兩小時前,畫面播放著的相信正是我們房間外的走廊。

看著畫面下方的時間顯示一分一秒地過,畫面卻沒有任何動靜,我的睡意不禁湧了上來,慢慢半合雙眼,意識朦朧地堅持站著。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聽見阿雪一聲驚呼:「呀!」

我被嚇得張大了雙眼,眼前屏幕上的走廊出現了一個全身穿黑色衣服、頭戴鴨舌帽、背著大袋子的人,似乎是一個男人,而我十分肯定,他就是我在房間中見到的那個黑影!

「係佢啦!」我把大叫起來,只見他用門卡打開了Did Did姐的房門,不消兩分鐘便走了出來,慢慢關上房門,然後以同樣方法打開了我的房門!

影片過了約五分鐘,那人急忙地跑出來拉上房門,一分鐘後便見到赤著腳的我佇立在門外。

「X!完全睇唔到個樣!」Did Did姐說,然後向阿雪打了個眼色。

阿雪點了點頭,似乎是向那些人道謝,那些人一臉抱歉的回應著,然後我們一行四人便退出了保安室,向升降機走去。

「要幾耐?」在升降機內,Did Did姐壓低聲線向阿雪說。

「天光前。」阿雪笑了笑輕聲道,Did Did姐滿意地點了點頭。

「咳。」我假咳了一聲:「即係做咩呢?你哋唔講,我好難記錄低。」

Did Did姐道:「拎段閉路電視影片返嚟慢慢睇囉!」

「吓?偷嘢?」Tony說。

「借用。」阿雪伸了伸舌頭道。

升降機來到阿雪住的樓層,她揮了揮手走了出去。

Did Did姐拍拍我道:「雖然我知道你想仔細記錄晒呢件事,不過我擔心有人想阻止我哋查,驚你哋有危險,你兩個照原定機票聽朝返香港,我會送你哋去機場。」

「咁你同阿雪呢?會唔會……好危險?」我緊張地問。

「我哋始終習武之人,警覺性比較高。」

「咳!但你同阿雪好似……畀人入房偷晒啲嘢都唔知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