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客機


11. 失竊

日期:2017-11-07

我一向習慣把電燈全關才睡覺,雖然很多人說不少泰國酒店都十分猛鬼,但經常去泰國的我卻一次都沒有遇過。此刻我在睡夢中突然彷彿聽到房間有人走路的聲音,最初我覺得只是夢境,可以當我試著聽清楚一點,在我的意識漸回復之際,我漸漸肯定那是真真切切在我房間內的聲音。

我沒有關掉電視機嗎?我意識模糊地在想,同時惺忪著竭力張開雙眼,而頃刻間,我全身的毛管都豎了起來,嚇得動彈不得,因為就在我微張起眼睛的一刻,我先看到電視是沒有開著的,然後在電視旁邊竟然佇立著一個人影!

是人?是鬼?

我從因驚慌而繃緊的身體中掙扎著,好不容易先是喉嚨放鬆地叫出一下驚呼,然後那黑影瞬間快速向房門移去,我猛地坐起來大叫:「邊個?」然後把床頭燈開啟的同時,聽到房門關掉的聲音!

是人!

運動神經缺乏的我連滾帶爬地下了床,向房門跑去,我沒有深思地把房門拉開跑了出去,看看兩邊的走廊竟是空無一人。

是賊人嗎?

「咔」,是身後房門緩緩關上的聲音,我低頭看看自己的雙腳,連雙拖鞋都沒有。

我暗自慶幸,還好我沒有裸睡的習慣。

我赤著腳想乘升降機到大堂向職員求助,可是望向前方長長的走廊,再想起剛才那黑影,突然有一種害怕的感覺湧上心頭,剛才我追出來時沒有深思,如果我和那人狹路相逢,我想我九成不是對手。

幸好,Did Did姐的房間就在我房間的旁邊,我使勁地按著她的門鐘,過了五分鐘,她才惺忪著打開房門。

我見到她不禁鬆了一口氣,向她道出了事情的經過。

「你出嚟之後完全見唔到嗰個人?」她問。

「係呀,走得好快!」

「會唔會佢重喺你房入面?」她突然這樣說,害得我毛骨悚然。

她說的未必是沒有可能,縱然我聽到房門關上的聲音,但不代表那人已離開我的房間,加上後來當我跑了出來後,房門到底是自然地關上,還是有人從內把門關上?

Did Did姐見我面色鐵青,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哋打落去叫職員上嚟開返門先算。」

我點了點頭,走進Did Did姐的房間等待著。

Did Did姐從雪櫃拿了一枝水遞給我,卻同時發出了奇怪的一聲:「咦?」

我好奇地問:「咩事呀?」

她縱然一臉冷靜,卻是呆了半晌才回應我道:「我擺喺雪櫃頂部Macbook唔見咗!」

「雪櫃頂?」我探頭望去,雪櫃是嵌入在櫃子中,而雪櫃頂上面只有約兩寸的罅隙。

「係,我習慣將緊要嘢擺呢啲位。」Did Did姐皺著眉道,然後拿起手機撥了個電話。

「奇怪,搵唔到阿雪。」

「會唔會因為瞓緊聽唔到?」

Did Did姐搖了搖頭,道:「係唔通,唔係冇人聽。」說罷她用床頭的電話試著撥打到阿雪在樓下的房間。

「喂……Did Did姐!而家半夜三更……」由於Did Did姐打開了電話的擴音器,我聽到阿雪的聲音很明顯是好夢正酣。

Did Did姐微舒了一口氣,道:「你睇睇你部電話同Macbook重喺唔喺度?」

「咦……」那邊傳來幾下翻弄物品的聲音,然後是阿雪的驚呼聲:「唔見晒呀!連我手寫嘅調查筆記都唔見埋呀!係唔係漏咗喺你間房呀?」

「快啲上嚟我房。」Did Did姐急速地道。

不消三分鐘,阿雪和她剛好碰見要為我打開房門的酒店職員便出現了在Did Did姐的房前。

「嘩,篤姐你咁大個人重著卡通睡衣?」阿雪竟在此緊張時刻仍不忘揶揄我。

我目無表情地道:「你而家重笑得落?」

同時,Did Did姐敲了一下她的頭殼,道:「我部Macbook都唔見咗,偷嘢嘅人而家有可能喺篤姐房入面!」

「唔係啩?」

說罷我們示意那職員去把我的房門打開,而Did Did姐和阿雪則站在前方緊張地等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