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客機


10. 整理

日期:2017-11-06

「中國政府向泰國政府要求?」我不禁高呼著,然後又旋即壓低了聲音道:「唔通……係同中國啲軍事武器有關?」

Tony倒抽了一口氣,呢喃著道:「軍事武器?咁……唔通架機畀人擊落咗?」

Did Did姐遲疑著點了點頭,然後又大力地搖頭:「唔會呀,正如我之前所講,冇理由一啲殘骸都冇。」她頓了一頓望向阿雪道:「我想知講呢啲說話嘅,係邊幾個高層,我要個人名,你去查一查呢幾個人。」

阿雪嘰呢咕嚕地問Kanya,只見她同時拿出手機,點著頭在屏幕上寫下了幾個人名。

Did Did姐又道:「咁佢重有冇料爆?」

阿雪道:「冇啦。」

說罷阿雪跟Kanya說了幾句,她便合十雙手微笑著離去。

「唉。」我下意識地嘆了口氣,雖然我們在泰國好像找到一些線索,可是這些線索卻又似有還無。

「我哋嚟整理一下。」我拿出隨身的iPad道:「首先,我哋知道班機係有起飛,而且進入香港境內先出事。」

Did Did姐點著頭,用更精準的用詞道:「所謂出事,係喺雷達上突然消失,而出事前完全冇跡象。」

阿雪接著道:「當日,航空公司喺半小時內禁絕員工再提呢件事,甚至唔承認有呢班機,而呢件事,係中泰政府要求航空公司隱瞞。」

我快速地把資料以點列形式記錄在電話中,同時瞄了瞄坐在旁邊一臉無助的Tony。

Did Did姐道:「重有,有空少指舊年春天開始,試過兩次夜晚八點左右到香港境內時,天上出現一啲奇怪藍光,好似喺地面射出嚟咁,一陣就唔見咗。」

「藍光?」阿雪因為剛才不在,沒有聽到Chantira說的這件事。

「嗯,每次藍光出現,都同AR604抵港時間一樣。」我點了點頭。

「八點?」阿雪歪著頭問。

我和Did Did姐,Tony一起點著頭,卻沒想過阿雪會提出我們沒想過的分析。

只見她托了托圓形眼鏡,梳理了一下額前的瀏海,道:「八點……會唔會係維港表演緊幻彩搖啷啷?」

我們三個目瞪口呆了半晌,Did Did姐才道:「嗯……唔係冇可能,不過……照抄低先,可……可能唔係呢!」

說著說著,竟不知不覺已到了晚上九時,我們在酒店餐廳隨便吃了點東西就各自回房間休息。

雖然泰國天氣很熱,但我還是沖了個熱水澡,意圖去舒解一天的疲勞,可是身體的疲勞卻遠不及腦袋的疲勞。

其實真的很佩服Did Did姐和阿雪,一整天都在分析這分析那,而且又能把事情組織得這麼有系統。

我躺在床上,跟在香港的丈夫通了個電話後,便沉沉的睡去,可是不知睡了多久,在模模糊糊間,我好像覺得房間內有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