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客機


9. 保密

日期:2017-11-03

世界上很多事情都難以解釋,一宗飛機失聯事件,本來大家都想用易於明白的道理去推測,本來大家都潛意識地希望這不是甚麼超自然事件,可是我意外認識到Chantira後,想不到他提供的線索正把我們指向我們未能想像的世界。

「嗯,雖然我飛好多次先見到兩次,但一定唔係眼花,兩次都係喺機師宣布就快降落香港機場時,我就見到空中有少少奇怪嘅藍色光,好似喺地面射上嚟咁。」Chantira說。

「藍色光?當時係咩時間?」Did Did姐問。

「兩次都係大約夜晚8點,而且啲光係一陣就冇咗……」Chantira說。

「大約8點?」Tony說:「當日……當日我老婆同仔女班機都應該係大約8點返到香港。」

我無意識地揮動著手道:「會唔會係咩天文現象咋?」

「都有可能,我識一個呢方面嘅專家,可以請教下佢。」Did Did姐若有所思地說。

Chantira搖了搖頭:「我做咗空少咁多年,飛過咁多地方,只係喺香港見過呢啲光;而且,你講得好啱,當日AR604都係差唔多時間去到香港,我總係覺得件事有關聯,我兩次見到藍光時,啲光都唔係射中我哋架機,如果射中呢?射中會點?」

「點解你可以咁易放棄搵你愛嘅人?」Tony冷冷地看著他道。

Chantira的眼神突然變得很哀傷,道:「都成一年啦……」

Did Did姐似乎一邊思索一邊急速地道:「如果……如果只係飛機失事,冇理由海面冇殘骸,當時架機已入咗香港境內,又唔係喺大西洋中心,失事嘅話一定唔難見到殘骸,就算政府唔派人去打撈,香港港口咁繁忙,出入嘅船隻都一定會見到起碼少少殘駭……」

「所以,我覺得唔會搵到佢哋……」Chantira說罷合十雙手在胸前,哽咽著道:「我希望佢安息。」

雖然Chantira看似提供了一項線索,可是這個線索著實也未必跟事情有關,至於Suayroof提供的資料雖然很重要,但是也無助於令事情水落石出;想著想著,我不禁惆悵地呼了口氣。

「叮噹叮噹叮噹」酒店房間的門鐘突然急速地響起,站近房門的我連忙去開門。

我只把門打開了少許,就有一股力量把門撞開,接著是阿雪拖著一個皮膚黝黑、身型略胖的女人氣急敗壞地走進來。

「阿雪!係唔係有線索?」阿雪果然是Did Did姐的得力助手。

阿雪快步走進來,她以急速的語調道:「呢個係Kanya,當時航空公司嘅內部通知就係佢出嘅,佢……」她說到一半,卻發現房間多了一個陌生人,她以疑惑的眼神看著Chantira。

我連忙解釋道:「我喺四面佛撞到佢,佢係AR航空公司嘅空少,亦係其中一個失蹤空姐嘅男朋友。」

雖然從Kanya和Chantira的眼神中,我相信他們互不相識,但阿雪還是看看Did Did姐,繼續用廣東話說道:「我諗,請呢位空少離開先會好啲,始終……」

阿雪話未說完,Did Did姐便向Chantira說:「唔好意思,我哋有位朋友嚟探我哋,我哋可唔可以再聯絡?」

Chantira無奈地點了點頭:「雖然我都想結果唔係咁,但係好多嘢我哋都控制唔到。」他說罷轉身拍了Tony的肩膀,就好像要鼓勵他一樣,同時說:「如果有消息,請你都話畀我知。」

Tony點了點頭,待Chantira離開後,Did Did姐才道:「係唔係有新料?使唔使畀錢攞料架呢個?」

阿雪笑道:「搞掂晒啦!」

「係唔係有料爆?」我問。

「Kanya話佢都覺得好奇怪,佢做過唔同航空公司,都冇試過公司會完全唔公布一班機失聯咗呢件事,最多係隱瞞原因……」阿雪道。

「係咁,佢知唔知咩原因?」Did Did姐道。

阿雪用泰文跟Kanya溝通了一會,只見Kanya面有難色地回答著,然後阿雪卻面色一沉。

「咩事?阿雪!」Did Did姐也察覺到阿雪的神色有異。

阿雪皺著眉看了過來道:「佢話……本來佢咩都唔知嘅,但有一日就無意中聽到幾個高層喺房入面話:『件事係中國政府向泰國政府要求,公司都冇辦法,一定要保密。』」

可是,只要有人參與的事件,在利益面前,就沒有「保密」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