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17. 死了?

日期:2016-09-17

「呼呼!」我們頭也不回地跑了三個街口,雖然我努力地避開,但還是穿透了很多路人的身體!

「嘩!屌!好彩條女冇追出嚟啫!」時叔彎身呼著氣。

「重好講!你條撚樣,叫咗你唔好偷嘢架嘛!」我生氣地說。

「點撚知個投影都咁先進嘅啫!」他頓了一頓,突然滿面疑惑地看著我:「咁先進……你估呢度會唔會係未來世界?」

「未來世界?你係唔係睇戲睇得太多?」我斜眼看著他。

「唔係喎!你諗下,連鐘錶鋪都冇店員,得個投影,但個投影又會發現到人偷嘢,真係好先進喎!」他道。

「有幾先進啫?可能間鋪有個閉路電視,有人透過老閉看鋪,見到有人偷嘢,咪控制個投影嚇鳩你囉!而且……」我頓了一頓,試著整理自己的思緒。

「而且咩呀?」時叔問。

「我諗唔明,暫時為止,我哋見到嘅都係投影,但冇見過真正嘅人,而且……」我邊用手揉著下巴邊思考著。

「而且?」

「我唔肯定頭先個投影店員係唔係發現你偷嘢,因為我而家諗返,佢只驚叫咗一聲,而佢個表情都唔似係見到人偷嘢,而係似……而係似……」

「似咩?」時叔不停地發問。

「佢個樣驚到似見到鬼。」我木然地說。

「見到鬼?哈哈哈哈!你都傻嘅!唔通我係鬼咩?」他大笑了起來。

「諗返佢個眼神,佢係望住你手上隻錶,但佢從來冇望過我同你一眼,個感覺就好似佢突然見到隻金勞凌空飛起一樣!」我喃喃地說。

「哈哈哈哈!象仔,你諗太多啦!我哋……我哋……點會死咗?」他說完突然收起了笑容:「唔撚係咁撚大鑊下嘛?」

我木無表情地聳了聳肩,以示我也搞不清眼前的境況。

時叔眼神嚴肅,突然快步轉走走開。

「喂?去邊呀?」我追了上去,可是他沒有回答我。

他急步走進了一間服裝店,又在兩個店員眼前揮著手,眼見店員沒有反應,他轉身雙手各拿了幾件貨架上的時裝,大力擲了在地上。

「呀!」兩個店員尖叫著,時叔沒有停下來,繼續抛擲其他衣服,把店內弄得一片混亂。

「我偷嘢呀!拉我啦!我搞事呀!拉我啦!」時叔大聲吼叫起來,可是就在同時,那兩個店員已邊尖叫邊爭先恐後地穿過我身體,從店鋪門口擠出去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