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客機


7. 消失

日期:2017-11-01

別看Did Did姐和阿雪是一介女流,其實她倆都有很深的武術根底,此刻Suayroof被Did Did姐一把拉扯起來,我真怕搞出個血案來。

只見Did Did姐用另一隻手拍了拍他的額頭,她的手看來明明柔軟至極,但拍下去的一下卻發出了驚心動魄的「啪」一聲,隨之而來是Suayroof的慘叫。

果然,除了金錢外,暴力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也都是萬能。

Suayroof頭昏腦脹地跌坐在床上,連聲說:「Ok Ok……」語畢他又說了一堆泰文。

阿雪站起來好像很驚訝地說了幾句,旋即面向我們道:「佢話開頭架機好地地,都飛咗成三個鐘,就突然冇咗聯繫?」

Tony也緊張地站了起來:「飛咗三個鐘?」

我也著急地接著問:「曼谷返香港咪三個鐘,即係架機臨降落前唔見咗?」

阿雪語調急速地翻譯著:「佢話佢只係聽公司同事講,呢單嘢一發生,內部就議論紛紛,但唔使半個鐘,航空公司就出咗內部通訊話對內對外都唔可以再討論呢件事,而且亦竟然話根本冇AR604呢班機!」

「咁喺架機唔見之前,有冇發生啲咩事,例如個機長有冇聯絡控制塔?」Did Did姐問。

阿雪托了托眼鏡道:「佢話咩事都冇發生過,而且……而且聽講架飛機喺雷達消失之前,機長已經廣播話已進入香港境內即將降落機場,唔知點解就突然唔見咗!」

「已經進入香港境內?」Did Did姐皺著眉說。


「即係話佢哋喺香港嘅上空突然消失?」我盡力抑壓著自己的聲線道:「抑或突然轉飛咗去其他地方?」


Did Did姐搖了搖頭看著阿雪:「佢係話架飛機喺雷達消失?如果轉飛去其他地方,雷達都會監測到。」

阿雪點點頭,道:「冇錯,佢係話架飛機喺雷達消失。」

這時候,Tony突然跌坐在地上,喃喃自語道:「喺雷達消失?喺雷達消失?喺雷達消失?」然後他又猛地站起來大叫:「一定係時間旅行!Did Did姐!一定係時間旅行!」

Suayroof似被嚇了一跳,急忙欠了欠身,卻被阿雪一把抽著衣領,嚇得他舉高了雙手。

我拉著Tony道:「你冷靜啲先,喺雷達消失有好多可能性,我哋一定會查得出嘅!」

Did Did姐叉著腰面向Suayroof,對阿雪道:「問下佢有冇吹水,同埋有啲咩未講。」

阿雪抽著他衣領又說了一堆泰文,只見Suayroof慌張地連連搖頭。

「佢話句句屬實同埋係知咁多。」

Did Did姐突然一腳踏在床上,彎身俯前,有如麻鷹般盯著Suayroof:「叫佢拎公司話唔可以再提呢件事嘅內部通訊副本畀我哋,重有,如果佢拎到更多資料,我哋會再加錢,而家佢可以走先。」

阿雪立即翻譯過去,Suayroof連連躬身,然後連跑帶逃地離開了酒店房間。

此時Tony像傻了一樣喃喃自語,大概Did Did姐之前指飛機可能未起飛對他來說是有一絲希望,但現在事情確是十分詭異。

阿雪卻淡定地說:「飛機喺香港境內消失,其實重易查,Did Did姐識好多人。」

Did Did姐搖了搖頭,道:「雖然我覺得Suayroof冇講大話,但係我重想喺泰國搵幾個人。」

「係邊個?」我緊張地說。

「AR航空公司大部分空姐都係泰國籍,而當日喺泰國出發嘅其他機都係由泰國機師駕駛,我唔排除AR604嘅機長都係,係咁……呢班空姐同機師嘅家人唔見咗親人,佢哋嗰方面會唔會有咩線索?」Did Did姐道:「阿雪,你查一查AR航空公司嘅職員名單,當中喺AR604事件之後少咗邊啲人,搵下佢哋屋企人喺唔喺泰國,反正嚟到,我想同佢哋見個面。」

「Yes!Madam!」

「另外,查一查出內部通訊嘅係邊個職員,睇下有冇可能見見面。」

「Yes again!Mad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