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客機


6. 地勤

日期:2017-10-31

不同人對於同一件事會有不同的看法,對於AR604 航機和乘客失蹤這件事,趙師傅聯想起神秘的曼德拉效應,而Did Did姐則提出飛機根本沒有起飛的可能性,不論事情真相如何,對我來說,這都是一宗離奇至極的事件。

一星期後的一個早上,我,Did Did姐,阿雪和Tony正在香港國際機場的禁區內,我們準備起程往曼谷,因為阿雪聯絡上了一個當地的地勤人員,也許當中會有一些線索。

本來,Did Did姐去查案的話,都不會帶同委託人去,可是Tony聽到可能有線索,便堅持要一同前往。

「係呢,Tony, 你之前做教書嘅,應該好忙呀可?」Did Did姐打開了話閘子,想必她是在起Tony底的過程中,知道他是位老師。

「係呀,好多行政嘢要做,又要帶課外活動。」Tony說。

「但你哋放暑假有成兩個月喎!好多打工仔都恨唔嚟。」Did Did姐說。

「邊有兩個月吖,好似我呢啲科主任,暑假隔日就要返去當席,又要帶暑期活動……唉……所以……」Tony臉上劃過一絲傷感。

「所以唔可以同太太一齊去旅行。Did Did姐幫他說下去,同時臉上出現了恍然大悟的神情。」看來Did Did姐除了查AR604 失蹤事件外,也同時在不斷查證Tony說話的真確性。

「如果當時我同佢哋一齊去旅行,至少失蹤都可以一齊失蹤,而唔係留低我孤伶伶一個。」Tony看著窗外停著的飛機喃喃自語:「如果一陣架機可以帶我去搵佢哋就好啦。」

「哇!唔好呀!」阿雪誇張地大叫,卻又突然想起自己失言而掩蓋嘴巴。

我瞪了她一眼,向Tony道:「放心啦,一定會搵到佢哋。」

其實我沒有抱太大期望。

三小時後,我們平安到達曼谷國際機場,然後我們擠進的士來到一間酒店。

「個地勤喺呢度見我哋?」Tony在酒店門前問。

「嗯,喺呢件事上,航空公司嘅立場咁古怪,我要確保航空公司唔知道佢見我哋。」Did Did姐邊回答邊領著我們到通往客房的電梯。

進電梯後,阿雪機靈地按下了樓層。

電梯運行發出了微弱的機械聲,同時夾雜著Tony沉重的呼吸聲,他此刻一定非常緊張;事實上,也許也是因為緊張,我卻是屏住了呼吸。

到底我們會得到甚麼線索?

電梯門一開,Did Did姐和阿雪從容地步出,與我和Tony的繃緊成了强烈對比。

我們來到604號房間,阿雪以一個奇怪的節奏輕敲了房門。

「咔」!房門打開,眼前是一個穿著斯文,皮膚白皙得不像泰國人的瘦削男人。

那男人欠身在門後,讓我們進去,最後進來的阿雪把房門關上。

「Did Did姐,呢位就係AR航空公司喺泰國嘅地勤Suayroop先生。」阿雪說完便轉向那Suayroop先生說了一連串泰文。

Did Did姐滿意地笑了一下,壓低聲線在我耳邊說:「咪睇阿雪成日傻頭儍腦,其實佢精通多國語言。」

這時候,Suayroop坐了在床邊,我們也隨便坐了下來,阿雪打開Macbook道:「我會幫大家即時翻譯,同時記錄低所講嘅嘢。」

突然,Suayroop一臉不安地說了一句泰文,阿雪旋即道:「Did Did姐,佢問起嗰樣嘢。」

「畀佢啦!」Did Did姐說,然後阿雪從口袋拿出一疊泰銖遞給Suayroop。

果然,金錢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是萬能。

Suayroop 滿意地微笑著,又嘰呢咕嚕說了幾句,阿雪旋即翻譯說:「佢問你哋有咩想知。」

Did Did姐說:「我想知當日嘅AR604 有冇起飛離開曼谷國際機場。」

阿雪和Suayroop嘰呢咕嚕地對話著,然後說:「佢話有起飛,而且係準時4點55分起飛。」

Did Did姐輕嘆了一口氣,那意味著她的推測錯了,事情要複雜得多!

「阿雪你之前係唔係畀咗乘客名單佢架啦?當時飛機起飛時係載住我哋要搵嘅乘客?」

阿雪點點頭,又跟Suayroop溝通了一會才道:「佢話係,係嗰班乘客。」

Tony聽罷急不及待問:「咁班機飛咗去邊,發生乜事?」

阿雪立即翻譯,Suayroop做了個無奈的表情說了兩句,然後阿雪好像有點嬲怒地說了幾句泰文。

阿雪道:「佢話佢只係地勤,起飛之後嘅事佢唔知。」她頓一頓托了托眼鏡,道:「我兇咗佢架啦!佢話……佢話要再畀錢先講喎!」

Tony看看Did Did姐,道:「咁唯有……」

Did Did姐說:「唔使擔心。」說罷站起來向Suayroop走去,然後一手抽著他的衣領,令他站了起來。

「唉,佢激嬲咗Did Did姐啦……」阿雪聳了聳肩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