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客機


4. 錯亂記憶

日期:2017-10-27

我跟在趙師傅身後步出咖啡室,心裡不禁幻想,如果我有一天乘搭了一班航機,悠然地享用著飛機餐之際,那航機竟因為我想像不到的原因而將永遠沒法到達目的地,甚至消失於我所認知的世界上,我將沒法再見我的家人、朋友,那狀況是何等不寒而慄;再想想,如果是我的家人在航機上消失不見了,那種不安、那種掛念,可能這比我自己消失更令我難受。

我抽了一口涼氣,或許,我寧願趙師傅跟我說王先生是一個瘋子,總比他說的事情是真實發生過好。

「鈴鈴」,我們拉開玻璃門,我已急不及待小聲問:「點呀?條友係唔係癲架?」

趙師傅嘆了一口氣:「我觀察過佢講嘢時嘅神態同肢體動作,加上同過其他搵親人嘅人講電話,我覺得……」

「係真嘅?」我著急地問。

「如果唔係真,就只有一個可能性。」

「我希望係假嘅。」我失笑了一下。

「首先,可以排除王先生係精神有問題,因為除非有外來刺激,唔係好難會有一班唔同背景、年齡嘅人同時有精神病,而且經我電話同佢哋傾,佢哋所講嘅嘢同王先生講嘅完全冇出入,唔似係幻想或者作出嚟,所以佢哋除咗唔係精神病人,亦唔係夾埋作故仔。」趙師傅有條不紊地說,與我的著急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不過,點解唔可以夾埋作故仔?只係夾仔細啲就可以。」

趙師傅具穿透力的視線看著前方道:「情況就好似警察落口供,會反複同一件事用唔同嘅字眼問幾次,如果係作出嚟,根本唔難揭穿,而且對方嘅語氣、聲調亦會聽得出佢係唔係講緊大話,呢啲……只係好基本嘅心理學概念。」

「係咁,又唔係痴線,又唔係老作,你頭先又話『如果唔係真,就只有一個可能性。』,係咩意思?」

「有冇聽過曼德拉效應?」她薄薄的嘴唇吐出了一個我完全沒有聽過的名詞,致使我像傻子般發出了「吓?」的一聲。

「2010年,外國有一班嚟自唔同背景嘅人,佢哋竟然都對一件唔存在嘅事情有記憶。」

「吓?」我繼續像傻子一樣。

「喺佢哋嘅記憶入面,南非黑人領袖曼德拉早喺1980年代已喺獄中離世,但事實上並唔係咁,佢1990年出獄,而且一直到95歲先死。」

「咁係佢哋記錯嘢啫,係一班冇記性嘅人。」

「但係點解會有咁大班人記錯?而且佢哋好多重可以講得出細節,例如記得件事上咗某份報紙頭版咁。」她頓了一頓,話鋒竟然一轉問道:「你記唔記得《色慾都市》呢度電影?」

「記得!《Sex in the City》吖嘛!」我答。

她卻罕有地微笑了一下,道:「英文名係叫《Sex in the City》?」

「係呀!當年我睇咗幾次!」

「睇嚟篤姐你……你身上都有曼德拉效應。」她說罷哄前仔細地看我,道:「套戲其實叫《Sex and the City》,從來都冇叫過《Sex in the City》,但世界上有好多人同你一樣,以為套戲叫《Sex in the City》。」

我張大了嘴巴半晌,才結結巴巴地說:「咁……咁我英文唔好,好多同我一樣咁屎嘅人記錯都唔奇呀。」

「奇就奇在好多英美以英文為母語嘅人都係咁以為呢!而且喺香港,都有一班人話記得香港曾經有出過5000蚊紙幣,佢哋甚至講得出張銀紙係咩色、有幾大等等。」

「係咁……你意思係王先生佢哋可能集體有一段假嘅記憶,就係有AR604呢班機?」

趙師傅點了點頭:「不過,有關曼德拉效應,應該唔屬於心理學嘅層面,反而係超自然現象,或者係一啲陰謀論,所以……」

「所以?」

趙師傅揚了揚長袍,道:「所以係唔關我事,你都係介紹佢畀Did Did姐罷啦!冇咩事我走先啦!」說罷她少有地露出佻皮的微笑向我揮手,我還未來得及反應,她已揚著袍離去。

我無奈地推門進回咖啡室,王先生顯然是著急地站了起來,等待我的回應。

我凝望著被趙師傅喝光了的咖啡,無奈地從錢包拿出一百元放下,對王先生說:「我哋……而家去偵探社搵Did Did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