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客機


3. 不存在

日期:2017-10-26

「係咁,你點知機上面其他人都唔見咗?」我問。

「當時,我即刻去航空公司嘅櫃位問,發現有個女仔都搵緊佢男朋友,如果我係記錯航班編號,冇理由佢都一齊記錯。」他頓了一頓,喝了一口咖啡,才繼續道:「航空公司個地勤聽見我哋問,查咗一下電腦,竟然話冇呢班機嘅紀錄!」

趙師傅突然嘆了一口氣,拿起杯子慢慢地喝了一口,卻沒有說甚麼。

王先生沒有理會她,繼續說下去:「最後,我哋去咗機場差館報警,當我哋入到去,竟然見到有兩個人都分別搵緊佢哋坐AR604返香港嘅屋企人!」

聽到這裡,我的心不由得沉了下去,如果尋親的並不只是王先生一人,那這件事的可信性就相當高了!

「咁差人點講?」

「哼!我哋立稅人出糧畀佢哋,但佢哋就咩都唔做!佢哋一聽話航空公司紀錄冇呢班機,就話唔接受報案,話一定係我哋搞錯咗啲嘢!」他憤憤不平地說。

趙師傅放下咖啡杯,抬頭看著王先生說:「既然你話有其他人都搵緊親人,我哋可唔可以都同佢哋見面?」

「係囉!點解得你一個出嚟?」我附和說。

「佢哋都好忙,既然我辭咗職一心一意搵返老婆仔女,我嘅時間比較多,所以可以話我係代表埋佢哋嚟搵你。」他堅定地看著我。

「我可唔可以而家同佢哋通個電話?」趙師傅不慌不忙地說。

「當然可以!」王先生說罷又按了按手機後遞了過來。

畫面顯示的是一個叫AR604 的WhatsApp群組。

「呢度係所有我聯絡到要搵搭咗AR604嘅親人嘅人,足足有十幾個,你可以逐個打去。」

趙師傅點點頭,只見她花了點時間讀了群組上的部分訊息,然後按下了其中一個人名致電過去。

「喂,你好,我係王先生拜託幫手查AR604失蹤事件嘅,我可唔可以同你傾幾句?」趙師傅說。

我聽不到對方的回應,但他似乎是答允了,因為趙師傅接下來說:「請問失蹤嘅人係你邊位?」

由於我聽不到對方回答,我便開始向王先生問更多資料:「佢哋唔見咗整整一年,我想問你哋目前搵到啲咩線索?」

王先生嘆了一口氣道:「我哋搵到嘅嘢好少,機管局同埋航空公司都聲稱根本冇AR604呢班機,警察唔接受報案,甚至我聯絡過一啲偵探同傳媒,佢哋都當我係痴線!我知道Did Did姐曾經經歷過不可思議嘅時空穿梭,我諗佢一定會信我!」

我留意到趙師傅已掛了線,然後又致電了給另外一人。

「唔通你懷疑佢哋成架機因為某個原因而去咗另一個時空?」我問。

王先生突然紅了雙眼道:「我真係希望係咁,至少佢哋唔係死咗!我……我真係好冇用,用咗成年咩線索都搵唔到!」

「其實你同你太太……」我欲言又止地把說話吞回肚子中,雖然他的說話言之鑿鑿,但是卻又太難令人相信。我始終懷疑會不會是她的太太帶著子女離他而去,令他幻想出以上一堆情節;但是看著他傷心的樣子,我又不忍心問他和太太的感情是否不好,況且,如果只是他的幻想,又如何解釋有其他人都在尋找搭乘AR604 的親人?

我向王先生問了不同的問題,可是我卻對整件事情毫無頭緒,到底是事件的確有發生過,還是眼前的他因為不知甚麼原因而在說慌?

過了半晌,期間趙師傅也跟好幾個人通了話,她突然完成最後一個通話後把電話還給王先生,說:「我要同篤姐出去傾兩句,好快返。」

她邊說邊向我打了個眼色,雖然這次趙師傅沒有成功假扮成術士,可是以她多年的心理輔導經驗,相信她已對王先生的心理狀態有所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