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客機


1. 瘋子

日期:2017-10-24

我只是一個閒來在網上寫奇幻故事的作者,改了一個聽起來沒甚文采的筆名「棟你個篤」,  卻沒有想過,因為這個身份,早幾個月竟招來了奇怪的經歷。

一直以來,有不少讀者都喜歡在facebook發訊息給我,他們很多都是以催促我寫文的方法去鼓勵我,有的則跟我聊聊心事,直到前陣子,那天是六月廿九日,當時我正在辦公室努力地工作……不,我承認我當時正在偷懶,百無聊賴地在facebook上瀏覽著,突然,我收到一個叫Yin Hok Wong的人的訊息。

那是一段奇怪的訊息:「我老婆同對仔女上年搭飛機返香港時失咗蹤,應該話,全機人都唔見晒,我想去搵佢哋,篤姐,你可唔可以幫下我?」

我想我當時大約對著電腦屏幕呆望了達一分鐘,我嘗試回憶上年的新聞,卻記不起有任何來港的飛機失蹤,或大量飛機乘客失蹤的報導。

我的手指不自覺地敲打著鍵盤:「我可以點幫你?你報咗警未?你意思係想我幫手寫尋人廣告?」

不消半秒,他的回覆出現了在我眼前:「報警冇用。」

「你報警佢哋會幫你搵。」我著急地回答。

「冇用,佢哋根本唔知有嗰班機。」

「係私人飛機?」我問,如果不是,即使普通市民如我也可以從航空公司網站查到航班的消息。

「唔係,應該話,本來有嗰班機,但而家已冇晒紀錄。」他的回覆令我摸不著頭腦。

「我唔明你咩意思,就算飛機中途出咗事,都會有架機喺邊度起飛嘅資料同時間。再講,如果咁多人唔見咗,點解新聞冇報導過?」我以比工作時更快的速度敲打著鍵盤。

接下來,他的反問卻令我反駁不了:「篤姐,你而家重信新聞?」

我沉默看著屏幕,不消半秒,他又發來了訊息:「我想搵Did Did姐幫手。」

如果有看過《我用自己方法在旺角站憑空消失這個故事》的話,就一定知道Did Did姐是一位私家偵探,也是我現實中認識的朋友。

但這一刻,我覺得他需要的不是Did Did姐,而是趙師傅,一位假扮江湖術士的心理醫生。

我盯著他的訊息,心裡盤算著要不要惹上這瘋子,手指自動地打了一個訊息出去:「你可以直接搵Did Did姐,佢間偵探社喺佐敦。」

他沒有放棄,竟又再發來訊息:「呢件事,冇記者傳媒敢寫出嚟,篤姐你可唔可以幫我記錄低個過程,記錄我同Did Did姐一齊搵佢哋嘅過程?我唔想佢哋不明不白咁唔見咗。」

這時候,我留意到他的facebook頭像,是一家四口在海邊玩耍的照片。

我好奇地點進他的個人頁面,發現在上年八月前,他的頁面滿是一家四口的各種合照,可是由八月直到此刻接近一年的時間,卻一張照片也沒有。

我隱約覺得也許他不是瘋子,「不!」我幾乎忘了自己是在辦公室中般大力地搖著頭,眼前這個人一定是瘋子,也許他的太太帶著子女離開了他,所以他刺激過度才變成了這樣。

我嘆了一口氣,回覆他:「我哋出嚟見面傾,好唔好。」我打算帶趙師傅去找他。

「好!篤姐,多謝你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