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姐短打


4. 【都市奇幻故】政府規定全港市民分批食誠實波板糖

日期:2017-10-10

「子晴呀,政府個『誠實之都計劃』正式開始,我哋嚟緊要去拎誠實波板糖食喎。」爸爸放下手上的報紙說。

「係呀,不過要依出生年分批拎,第一批係1981年至1991年,即係我拎先。」我托托眼鏡說。

「嘩,呢個計劃實行之後,人人講真話,家姐你唔使再畀男人呃啦!」這個狗口長不出象牙的人是我的弟弟。

其實,他倒是沒有說錯,已經32歲的我過去確是情路多磨,每個男朋友都愛對我說慌,雖然他們不是出軌,只是例如欺騙我要去睡但其實去了打遊戲機,或是說會儲錢但其實並沒有,但我確實沒法接受一段關係中有慌言。不過,我現在的男朋友Kelvin倒是個老實人,我相信他是不會欺騙我的。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說:「而家嗰個不知幾老實,同之前啲完全唔同!」

我相信,在「誠實之都計劃」推出後,不只大家的戀愛會順利得多,社會也會更美好,我們不是從小到大都知道「誠實」是一種美德的嗎?

過了幾天,我向公司請了半天假,在預約好的時間來到政府合署,出示身份證後,我被帶到一個房間,裡面5行共30個座位,部分已有人坐著,我依指示隨便挑了個座位。

過了十分鐘,房內的30個座位終於都坐滿了,接著有5個頸上掛住職員證的人進來,他們分別向每行的人分發誠實波板糖。

「請大家而家喺我哋見證下,食晒枝誠實波板糖。」其中一個職員說。

我把波板糖拆開,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噢,是我最愛的橙味。

那5個職員每人負責一行,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們。

「先生,你跌咗半塊落地。」突然,其中一個職員向一個男人說。

「跌咗落地,唔係要我執嚟食下哇?」男人說。

職員走過去撿起地上的波板糖塊,然後走到前方,拆開一枝新的波板糖。

「啪!」他把新的波板糖扳開,得到一塊和跌在地上那塊大小相若的波板糖,然後遞給那個男人說:「食埋呢塊,如果唔係唔夠藥效。」

我繼續舔著自己的波板糖,準備迎接一個誠實的新世界。

待所有人都吃光之後,職員說:「多謝大家嘅合作,你哋而家可以離開,誠實波板糖會喺約四個鐘後開始有效。」

四小時後,我來到跟Kelvin約好的餐廳。

「Kelvin!你係唔係都食咗誠實波板糖啦?」我興奮地問。

「係呀,而家過咗四個鐘,睇嚟已經生效。」他說。

「嘻,你咁老實,食唔食都一樣啦。」我親熱地拖著他放在餐桌上的手。

「子晴,不如我哋結婚囉?」他突然說。

「吓?你咁突然嘅?」我不知道自己是開心還是甚麼。

「講真啦,我哋年紀都唔細,我同你一齊都係想搵個人一齊上車供樓咋!」他說,然後突然驚慌地掩著嘴巴。

「吓?」我又「吓」了一聲。

「我……我唔係呢個意思,我……」他又掩住嘴巴。

我突然明白了一切,這是因為他吃了誠實波板糖。

我冷冷地瞪著他,道:「果然啲藥效出咗嚟。」我們沉默了良久,我終忍不住開口道:「唉,你講得冇錯嘅,反正我都係因為冇其他男人追,又見就快到適婚年齡,所以先揀你。」

我把話說完後,像他一樣驚訝地掩著自己的嘴巴。

那天過後,一對情侶坦誠相對,郤又因為坦誠相對而沒法再走在一起,我們分手了。

一年後,全港市民都已經吃過了誠實波板糖,聽說有些人逃避沒有去吃,竟遭政府人員上門强行餵食。

這一年,我聽盡了誠實的說話,郤不如我想像般美好。

記得弟弟對爸爸說:「你當年咁窮就咪生我哋啦!搞到我哋咁辛苦!」

「吓?」

爸爸對媽媽說:「乜你煮咗幾十年嘢都重係咁難食?」

「吓?」

媽媽對我說:「當年如果唔係有咗你,我都唔會逼住嫁人。」

「吓?」

同事對老闆說:「你有今時今日唔係你叻,你符碌咋!」

「吓?」

老闆對同事說:「我請你係因為你夠平咋!」

「吓?」

甚至乎街上的陌生人也會肆無忌憚地對別人說:「你個死肥婆咁肥走嚟迫巴士,好心畀雙倍車費啦!」、「 阿叔你食煙因住聽日就生cancer!」、 「未見過咁醜樣嘅BB女,似足老母!」

漸漸地,香港變得愈來愈安靜,因為大家開始愈來愈少說話,坊間甚至有不少教人忍耐著不說話的課程,有些極端的人甚至接受了聲帶切除手術。

政府的「誠實之都計劃」,釀出了一個安靜之都,是意外,還是政府的意料之內?


--------------------------------------------------------------------------

從前有個小朋友叫華盛頓,有一天,他貪玩砍倒了家中美麗的櫻桃樹,他的爸爸發現後十分傷心,誠實的華盛頓向爸爸道歉並坦言是自己把樹砍掉。
爸爸聽後怒火中燒,用砍樹的斧頭砍向兒子,華盛頓就這樣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