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姐短打


2. 小丸子又有心事

日期:2017-09-14

「我返嚟啦!」我快跑進家門,四年前的這天是星期五,翌日不用上學,爺爺說會帶我去動物園,我實在難掩內心的興奮。

「我返嚟啦!」家姐緊隨我身後進來。

「家姐,聽日爺爺話帶我去動物園,你去唔去?」我問。

家姐睨視了我一眼,道:「我好多功課做,唔得閒!小丸子你都係呀,下年升中學啦,好心唔好成日掛住玩!」

「唓!好巴閉咩?」我噘著嘴脱掉鞋子,扔下紅色的書包,逕自向廚房跑去。

「媽媽!好肚餓,有冇下午茶?」我跑進廚房,郤不見媽媽,平時她總是在這裡忙著。

「媽媽!媽媽!」我大聲叫喊,郤沒有人回應。

「奇啦!媽媽去咗邊?」家姐也察覺到不妥。

「爺爺!嫲嫲!」我邊叫邊跑去拉開他們的房門,裡面郤沒有人。

「鈴鈴!」家中的電話響起,家姐跑去接了。

「嗯!係!我知道啦!」不知為何,她的面色變得很差。

掛線後,她鐵青著臉說:「小……小丸子,爺爺入咗醫院,媽媽打嚟叫我哋快啲去。」

「爺爺入咗醫院?」我驚呆著重複著她的就話。

「係呀,我哋快啲趕過去!」

我的腦袋空白一遍,只記得自己跟著家姐上了計程車,沿路她一臉嚴肅,我們都沒有交談,然後便來到醫院。

媽媽在醫院門口等我們,臉上滿是焦急:「你哋終於嚟啦!爺爺好想見你哋!」

「點解突然會咁架?」家姐問。

「爺爺喺屋企跌親,之後就……」媽媽嗚咽著說不下去,我第一次見到她這個樣子。

我們跟著媽媽搭乘著冰冷的電梯,走在泛著白色燈光的走廊,我們終於來到一個病房,裡面有些病人在休息,而其中一張床被屏風圍著,媽媽領著我們向那張床走去。

拉開屏風閃身進去,才發現原來嫲嫲、爸爸都在裡面,爺爺躺在床上,面色蒼白,平時炯炯有神的雙眼瞇成了兩條線。

「爺爺!」家姐跑上前撲倒在床邊,她的眼淚嘩啦嘩啦地留下來,我想她一定把眼淚忍了很久。

爺爺的手慢慢移動撫了撫家姐的頭髮。

「小丸子,去拖下爺爺隻手啦。」爸爸說,他的雙眼紅得要命。

我覺得自己的喉嚨像是有甚麼塞著,沒法說出半句話,只能從床尾緩緩拖著腳步走上前,拖著爺爺的手。

「小丸子。」 爺爺氣若柔絲地道。

我把面頰靠近他那蒼白的嘴唇。

「爺爺帶唔到你去動物園,對唔住。」他一字一句慢慢地說出來。

我仍沒法說出一句話,郤感到溫熱的眼淚滑過了我的面頰,滴在爺爺的唇邊。

「小丸子乖,要開開心心。」

我看看爺爺的嘴巴,他在微笑。

「就這樣,我離開了我的孫女--友藏心之俳句」我好像聽到爺爺像平時一樣唸著俳句。

到了把他送進火葬場的那天,在瞻仰遺容時,他的嘴巴仍是像在微笑般。

從前,我以為我們這一家六口會一直在一起,我以為爺爺一直都會在;但是,三年前的那天,爺爺走了,然後在去年,嫲嫲也走了。

為甚麼會有「死亡」這回事呢?有人說:「呢個係自然定律」,可我就是搞不清為甚麼要有這個定律。有人說:「因為生命冇終結,地球就會唔夠地方居住」,那麼我們建多點高樓大廈不行嗎?有人說:「有啲人死咗對世界會好啲」,可是我的爺爺嫲嫲都不該死呀!

爺爺死後四年的五月,這天是我的生日,我已是一個中學生了,可是我想不通的問題還有很多。

「小丸子,生日快樂呀!」爸爸媽媽和家姐捧著點了蠟燭的生日蛋糕向我走來。

我微笑著回應,爸爸說:「快啲許願啦!」

我說:「我想爸爸、媽媽、家姐永遠都喺度,一百年、一千年都喺度。」

「噗!」家姐在旁發出了一聲恥笑。

「講咩呀小丸子,正一傻瓜小丸子!咁多年都冇變!哈哈哈哈!」爸爸一說完,他們三個就大笑著。

我默默看著燭光,為甚麼我不可以要這個願望呢?那管甚麼自然定律、地球擁擠,我真的只想要這個而已,爸爸、媽媽、家姐,真想你們永遠都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