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16. 白

日期:2016-09-16

外面的街景,的確很像香港的街道,路上行人不少,高樓大廈住宅林立,街上汽車往來著,只是,除了行人外,其他所有事物,從路面、建築物以至路邊的樹,甚至是汽車,都是清一色的白色,白得有點刺眼。

「哇!咩地方嚟?」時叔和我不約而同地喃喃自語。

我們踏出車站來到街上,路人在我們身邊擦身而過,他們當中有些人穿的很奇怪,就像是電視劇中民初時的服飾,但大部分人的衣飾都跟我們沒兩樣。

這時,一個看來廿多歲的MK仔急步向我迎面而來,他的眼光十分呆滯,也像是望透了我一樣,他愈走愈近,似是沒有避開的意思。

「喂!小心呀!你條……」我邊說邊想避開他,但話未說完,他已撞了過來!不!他是有撞過來,但沒有撞到,因為他穿過了我的身體,直直的走了過去!

「喂!」我無意識地叫了出來,但他似乎不只看不到我,也是聽不到我!

時叔在我身旁目睹這一切,大聲地道:「原來呢度啲人都係投影嚟!好過癮喎!」

「吓?到底呢度係咩地方?」

「撚知咩!喂,你估下啲樓,啲車係唔係都係投影?」時叔問。

「去摸下囉!」

我們沿行人路走,途中我摸了摸泊在路邊的一輛私家車,道:「喂,啲車堅架喎!」

時叔沒有回答我,逕自走前去摸了摸一間商店的玻璃窗:「呢個都係堅。」

他從門口走了進去,這是一間鐘錶店,我探頭一看,見到他用手在女店員眼前猛揮動著,可是店員就似是沒有看見他一樣,沒有任何回應。

然後,他甚至把手穿過店員的身體,在興奮地揮舞著:「正呀!象仔,你睇下幾撚過癮!」

我沒好氣地道:「你個老頑童,入嚟做乜鳩呀?」

「哈哈!」他笑了笑,目光轉向店裡的飾櫃:「哇!金勞呀!係唔係真嘅呢?」

他用手從沒有鎖上的飾櫃門伸進去,摸了兩摸後興奮地道:「喂!堅架!得個投影睇鋪,我拎返幾隻金勞返去都冇人知啦!」

「咁你咪即係偷嘢?而且隻隻都係白色,好似老翻咁,拎嚟做乜?咪搞咁多嘢啦!我想返屋企呀!」我皺了皺眉頭。

「好好好!豬扒都係肉,白色都係勞!拎埋就同你揾路返去!」時叔邊說邊雙目發光地瞪著那些名錶。

「我當睇唔到呀!」我無奈地說。

他聽罷高興地取了一隻錶出來,想扣在手腕上,可是就在這時,那投影店員突然雙眼瞪得老大地看著時叔手上的手錶,大聲尖叫起來:「呀--!」

時叔嚇得把手錶跌了在地上,而我則緊張地說:「屌!快啲走啦!」我旋即轉身就跑,和時叔急急逃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