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駛上屯門公路的一刻開始,我們都回不去了


20. 天真

日期:2017-06-01

偉哥和阿朱像滾地葫蘆般滾到了地上。

「喂!咩事呀?」我向著前方的Pure大喊。

「啱啱有個人影好快咁走出馬路,死啦,都唔知有冇車到佢添架?」Pure說。

「等我落去睇下。」我站起來走近車門,看到旅遊巴士原來停了在屯門法院外面的馬路。

「開車……」「啪!」本來我想叫Pure開車門,可是話音未落,隨著一下「啪」的一聲,我見到一個人大力拍打著車門的玻璃。

我認識這個男人,他就是Moving說的屯門斯迪仔。

「啪啪啪!」他大力拍打著車門,而且雙眼直瞪著在駕駛座的Pure發出了無內容的吼叫聲。

「Pure,慢慢開車走啦,唔好理佢。」我說。

這時偉哥爬了起來看見斯迪仔,便道:「咪就係呢個男人話我哋知我哋已經死咗上咗天堂囉!」

「痴線佬講嘢你都信?」我翻了個白眼。

「其實斯迪仔都係一個可憐人嚟,唔知佢阿媽去咗邊,點解冇人看住佢嘅呢?」Moving說。

這時旅遊巴士又慢慢向前駛,斯迪仔見狀退後了幾步,Pure立即加速趕快把斯迪仔抛離了在車後遠方的路中心。

「Moving,出市區係唔係行呢條路?」Pure問。

「係呀,前面一轉彎就上屯門公路架啦。」

我返回花花旁的座位坐下,拿出手提電話看看,竟發現仍是連不上任何網絡。

試大膽地想,如果這裡是天堂或是另一個世界,為甚麼那屯門斯迪仔也會在?如果這裡是正常世界的屯門,那為甚麼手提電話完全沒有訊號?為甚麼在商場、巴士站都是渺無人煙?

這時巴士相信已駛上了屯門公路,我看著窗外陌生的風景,心裡渴望著快點回到家;我留意著公路旁那些住宅的窗戶,現在是晚上十時多,那些大廈除了後樓梯的電燈有亮起外,其他單位竟都是漆黑一片的。

「哥哥,莊姑娘?敏敏媽媽?」花花突然抱住我的手臂問,她似乎已察覺到甚麼不妥。

我撫了撫她的頭髮道:「好快見到佢哋架啦。」

我回頭看看斜後邊的敏敏,她好像沒有意識到甚麼,或是她仍以為媽媽在跟她玩捉迷藏。

我無意識地扭動了一下疲累的脖子,然後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旅遊巴士在屯門公路飛快地奔馳,漸漸遠離了有很多密集住宅的地方,現在巴士的右邊是一片大海,我看到前面遠處的汀九橋,橋上的燈光在夜色中尤其美麗。

而令我振奮的,是連接著汀九橋的那個相信是青衣的地方,還有對岸的大嶼山,上面的高樓大廈並不像屯門那些般黑漆漆,而是燈火通明!而且,我還見到天上有客機飛過,這一切看起來,是多麼的正常!我相信,只要離開這個奇怪的屯門區,一切就會變回我所熟悉的,然後到時便可以再找方法去尋找或營救那些被拯救的人了。

就在我想著的時候,旅遊巴士的車速突然減慢了下來,當我正覺得奇怪之際,車已完全停了下來,隨之而來是Pure的叫聲:「塞車呀!」

「塞車?」在前方的偉哥、阿朱和Moving異口同聲奇怪地問道。

「真係好多車喎!」我循著Moving所指的方向看去,在我們的旅遊巴士前,粗略看也足足有十多二十輛旅遊巴士,塞滿了屯門公路上的全部路線。

「唔通係其他同我哋一樣遭遇嘅人?我哋四隻佬落車問下啦!」Moving說罷站起來,我和偉哥、阿朱也跟著準備下車。

可是,就在我們下車之後,我才知道以為一直駛過去便可得救的想法是多麼的天真。
 

本小說已出版實體書,如欲知故事發展,歡迎到各大書店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