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駛上屯門公路的一刻開始,我們都回不去了


19. 座位表之謎

日期:2017-05-31

「咁多架車,我就唔信其他都冇車匙。」Moving抛下這一句跑了下車,我和偉哥也快步跟了下去,繞過前車車門前的男屍,我突然剎停了腳步。

「Moving!偉哥!」我大叫他們。他們也停了下來不解地看著我。

「呢度……少咗好多旅遊巴士……」我疑惑地說著。

本來一眼看過去還未計轉彎後的那十多輛旅遊巴士,現在卻只餘下三輛。

「嗯?又係喎。唔通有人同我哋一樣開車走咗?」Moving問。

我點了點頭道:「頭先我哋落車入商場,到行出嚟去巴士站,我哋一直都冇留意啲旅遊巴士,可能就喺嗰段時間,有其他好似我哋咁無啦啦嚟咗呢度嘅人開車走咗。」

「咁都唔奇,又冇巴士、的士,偷車走都唔奇。」偉哥說。

「嗯,我哋都係冇辦法先決定偷車。」我點著頭說服自己。

「喂!有啦!」Pure的叫聲在後面傳來,只見她從駕駛座的車窗伸出了右手揮動著,手上似乎拿著車匙。

我們三個立即跑回去,「點解突然間有嘅?」Moving問。

「喺地下,重有張奇怪嘅紙包住,你哋睇下!」Pure攤開雙手,右手拿著車匙,左手拿著一張皺巴巴的紙。

「茶記外賣紙有咩奇怪?」偉哥瞄了瞄道。

「你睇下角落頭?」Pure說,這時我們才留意到,角落頭用細小的字體寫著:「逃獄吧!」

「逃獄?即係講緊我?」Moving指了指自己。

「但係條車匙應該係個司機留低,唔通個司機識Moving?」Pure說。

「點都好,我哋快啲開車走啦!」我說。

「冇錯!Move!Move!」Moving突然發司號令般高聲喊著。

「出發!」隨著Pure的叫聲,旅遊巴士徐徐開出,我們也都趕緊找空位坐了下來。

「哥哥!坐呢度!」花花在後面叫我。

我起身走過去,發現她原來坐了在來屯門時坐的座位,其他人如小真、電筒男、敏敏等都一樣。

「我今次可以坐你旁邊未?」我笑著對花花說。

「可以呀!」

當我坐下來時,我的腦海突然閃過了一個奇怪的畫面,是我撿到的那張座位表的畫面。

我好像忽然想到了甚麼,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我從背囊中拿出那張座位表核對,「呀!」我不禁大叫了起來!

「呀!」花花也跟著我叫。

「請保持安靜。」電筒男突然說。

「咩料呀你?」Moving轉身過來問。

我禁不住拿著座位表走上前向他展示,我指著其中一個交叉,道:「呢個係我嚟屯門時一開始坐嘅位!」

Moving瞄了一眼說:「咩意思?」

「我本來係坐呢個位,但係花花中途叫我坐後面呢個位。」我指著另一個空白沒有交叉的座位。

這時偉哥和阿朱都哄了過來問:「即係點?」

「我啱啱睇過,花花佢哋坐嘅位都係冇交叉嘅,而其他被人捉走咗嘅家長、屋企人等等,都係坐有交叉嘅位。」我急速地解釋著。

「你話有人被人捉走咗?」阿朱問。

「係,詳情我一陣先講,總之我懷疑因為我調咗位,而啲制服佬係睇住座位表捉打咗交叉嘅位嘅人,所以我避過一劫,重有,打咗交叉嘅位都係病患嘅家長同屋企人坐嘅。」我壓低聲音道。

「但係Pure都冇事喎,佢又調咗位?」偉哥問。

「當時佢縮低咗,可能啲人見嗰個位冇人又冇特別去搵佢。」Moving撫著自己的下巴道。

「即係話,一開始就定好咗要捉走邊個。」偉哥說。

雖然座位表的交叉之謎好像解開了,但是我們都仍想不通為甚麼那班穿制服的人要這麼做。如果我當時也被人捉走了,我現在會在哪裡?會不會已經死掉?

「嘰!」突然,Pure急剎停了旅遊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