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14. 終點

日期:2016-09-14

「到啦!到啦!」時叔高興地站了起來。

列車剛駛進了一個月台,我沒有看得清楚月台柱子上標示的是甚麼車站。

「呀!車廠嗰頭好似唔多易截的士返歸,我又冇拎手機,唔係可以叫行家嚟兜我哋嘛!」時叔手舞足蹈說著,我沒法如他般安心,因為當列車幾乎要停下來時,我已看到月台柱子上寫的是甚麼站名!

這,是彩虹站;不,這不是彩虹站!因為月台的牆壁和柱子並不如我所認知般有著彩虹的顏色,這裡的牆壁、地板、柱子都全是白色的,是白到刺眼那種白色。

「時……時叔。」我結結巴巴地叫他:「時叔,我哋唔知去咗邊……」

時叔也似是終於發現了甚麼不妥,他本來因興奮而舉起的手瞬間垂了下來喃喃自語道:「咩鬼地方?」

這時候,我留意到門外的月台上,有五、六個人在候車,他們有男有女、有老有嫩,我特別留意到一個男人,他竟然身穿著就像葉問那種長衫,這令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列車門「蓬」的一聲打開,那些人徐徐上車,我向其中一個外表打扮較正常的男人問:「先生,請問呢度咩地方?」

他沒有回答我,甚至沒有因為我跟他說話而看我一眼。

時叔這時也問了一個中年女人相同的問題,可是仍是得不到回應。

我倆踏出車廂呆立在全白色的彩虹站,這個站除了顏色不同外,也沒有如真正的彩虹站一樣有三條路軌,這裡只有一條路軌。

「蓬!」車門在背後關上,然後,列車開走了。

「其實我哋係唔係唔應落車呢?」時叔問。

「唔……唔知。」我吸了一口氣,又道:「上去望下。」

我們向電梯走去,這兒連電梯都整道是白色的。

「吔吔吔……電梯都髹白埋又幾特別!」時叔在說著無意義的說話,以圖抒緩氣氛。

我們沿電梯上到車站大堂,這兒仍是白色一片,可是,大堂中央的一個景象完全嚇到了我們!

大堂中央就像本來那彩虹站一樣,有三個「跳舞的肥婆」,但不同的是,這三個跳舞的肥婆不是黑色的,她們身上的衣飾都是彩色的,她們的皮膚甚至是白裡透紅,而最令我震驚的是,她們不只是在轉圈,她們正在做出各種芭蕾舞的動作,且同時在叫喊著!她們是活生生的三個人!

「嘩!吔吔吔……肥婆跳舞真係好……好鬼正呀!」時叔說。

「吔吔吔……你都幾重口味。」在震驚下,我倆有一句沒一句,莫名其妙地一邊對話,一邊向著那三個活生生的肥婆走去。

就在這時,我看到前方距離我們較近的肥婆瞄了我們一眼……